生公说法

他妈的,丘不是邱这个混球,竟然给老流氓算命,而且算得下午茶命贱如此准确,不改行在街头巷尾帮人家算命还真埋没奇才。不过,众所周知,做流氓的还能够不命贱吗?他妈的,这么看起来这个混球又要招摇撞骗了。嗨,还是不说闲话的好。老流氓今天颈项又不舒服了,被几根鱼骨鲠在喉咙好不难受。

话说金融海啸过处,新加坡执政党这些旷世奇才,一个个惊魂丧胆,对这滔天巨浪束手无策。什么羽扇纶巾、笑谈间,墙橹灰飞烟灭的潇洒都不见了。而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的豪情,也一霎那变成井底蛙那般的眼光短浅。真是求天不应、求地不灵,只有干瞪着眼睛等着奥巴马救命,好乘坐美国经济复苏的顺风车。可惜的是,一路来乘惯了的西方顺风车被几个金融恐怖分子炸得七零八落,现在还在抢修轨道,经济列车却连个影子也没有。而东方快车却还在奔驰,搭着人家的便车又不懂得彼岸是个苦海还是天堂。彷徨之下,空城无计,就都乱说起屁话来了。

林瑞生说:“走出这一次的经济衰退,世界经济必定大洗牌,而我国的生存空间将因此受到挤压”,这前两句是三岁小孩都晓得的东西,麻将桌子被掀翻了,牌子掉了一地,不洗牌还能够玩吗?这当然是屁话。而说“我国的生存空间将因此受到挤”,这就有点糊涂了。妈的,原来别人的经济列车失事,自己没有顺风车好坐,就变成了被挤压了?也不想想自己为什么没有本事也拉上几个车厢?丘不是邱的烂帖子还有人议论着‘瘪三’,这不就是明明摆着是个现成的“瘪三”吗?

在“亲商和亲工作”劳资政对话会上,林瑞生告诉与会者:“我们过去采取的战略是,我们的产品和服务要比最好的便宜,又比最便宜的好,但经过这一次的金融危机,这两个策略已不管用了…”,嘿,若不是脸皮极厚的人,实在也是说不出这样的话。我们过去是不是有采取这样的政策呢?我还真是他妈的孤陋寡闻。不说别的,就谈谈我们政府的服务吧。新加坡政府的产品,执政的效果是见仁见智,这世上反正没有绝对的东西,服务好不好就不必争论了。然而,说到“比最好的便宜”?大概有许多国家就得抗议。而说到“又比最便宜的好”,大约也是很多国人要比中指了。不是吗?新加坡内阁的薪水,还能够比谁便宜吗?真是扯淡。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