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口开河

重庆打黑,有个著名律师教唆嫌犯口供,结果反被事主出卖。这个嫌犯竟然向法庭指证律师串供,做律师的结果捅了个马蜂窝,眼看着就要坐牢。做律师的牙尖嘴利,一张口就是一把刀子,有时候杀人不见血,有时候却能够把走进鬼门关的犯人的命追回来。当然,嫌犯若是被冤屈的,那么律师的阴功就大了。然而,若嫌犯正是个杀人凶手,却因为律师的精研法律,在法律的漏洞中剪破法网,那么是不是就会生孩子没屁股呢?

尚穆根做了部长,还是不脱律师狡猾本色,信口开河。在油池区的对话会上,有个居民竟然询问新加坡快速达到500万人口的速度,是否出乎政府意料?这样愚蠢的问题,居民问得煞有介事。尚穆根也油腔滑调。指出一些民众对政策存有很深的误解。“就以基本服务如房屋与医疗保健而言,外来工人纵然数以百万计,由于他们多是暂时在本地打工,人数多寡视本地经济情况好坏而定,因此基础设施不会因为有了这批高度流动的工人,而面对太大的压力。”

这样油滑的人也能够坐上部长大位,也真是新加坡人的晦气。人数多寡视本地经济情况好坏而定,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问题明明白白的指着是500万人口竟然有1/4是外地人,会否给新加坡的公共住屋和基础设施造成太大压力?答案是很明显的,压力是无处不在的。而且,外地人虽然是暂时在本地打工,然而因为流动不息。一个走了、一个来了,在目前的这个阶段,1/4的外地人口肯定侵犯了新加坡人民的几分舒适,生活素质也会因此下降。

尚穆根指出市井小民不可能期待其收入能与拥有高技能的专业人员相提并论,这是当然了。谁还幻想着与他一半的百万年薪呢?可是,如果信口开河,网顾事实,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无论是高端的管理层工作还是不需任何技能的低端工作如清洁工,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竞争,”那么,这个人的智商不是有问题,就是他把新加坡人全都当成不会思想的四方脑袋了。试问,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不必竞争的工作吗?

不错,“因为一些工作本来就是国人做不来的,另一些则是国人根本不想做的。”譬如说卫生部长国人是做不来了。因为国人都有良心,所以就找了邻国一个没用良心的。扫地洗厕所是国人不想做的。其实不是不想做,问题是如果一脚踏进去,就养不了家、活不了口了。还记得以前36个门的粪车吧?难道他们就不是新加坡人吗?

一个部长,一个对话会就胡乱信口开河,说话这样的贱,大约也是个异数了。不是吗?他以举清洁工为例,指出以他在接见选民时所了解到的情况,除了一些想找部分时间工作的年长者,多数国人都对诸如清洁工或需轮班的工作避而远之。“即使是雇主愿意多付几百元月薪给本地求职者,他们仍是无动于衷。”

即使是雇主愿意多付几百元月薪给本地求职者,他们仍是无动于衷。”会有这样的雇主吗?尚穆根应该公开这些雇主的公司,那么肯定就有许多新加坡人对他感恩载道。不要说多付几百元,我们在所有媒体、网络、市井上所听到的种种讯息,都是公司工作被承包了以后,工作世间加长、薪水却大幅减少的苦水。尚穆根有这么好的空头,难道是留着自己不当部长时自己用吗?

tmd,实在是忍不住了。如果说:《工人需提高技能 才能谋求更好生活》,那么,“不过,人们也必须调整本身的期待。他们过去或许可以赚取2500元月薪,但是现在可能只可获得1800元。因为这个世界已经不一样了。”,这句话岂不就是放屁?

薪水减低了一大截,竟然还能够追求更美好的生活,各位,请问我是不是应该用一句tmd来结束本文呢?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