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椅风波

做人之难可在巴士司机拒载轮椅搭客这件风波反映出来。新捷运联络总监陈爱玲已经解释清楚了,不是每一辆巴士都能载坐轮椅的乘客,而发生磨擦的138路线并不是轮椅道巴士路线。因此,这根本不是拒载的问题,而是138巴士并没有这样的服务条件,也就是说新捷运和陆交局都还没有ready。因此,问题来了,巴士司机如果擅自作主,私自接受轮椅搭客,而万一不幸出了点什么意外,那么谁来负起这个法律责任呢?

凡事都不能够因为表面现象,因为对弱势者悲悯的心情,就以为可以给与额外的通融。那是浮浅、而且危险的做法。老实说,作为新加坡人,我很介意交通部和公众巴士不能够真诚的服务人民。尤其是在让脚车驰上人行道而不是开辟脚车专道的做法。而且,我何尝不希望所有的公众交通都有着人性化的优质服务。

在本质上,我们新加坡人其实应该感谢这些外来人的钉子户精神。或许,经过了这一个事件,巴士公司和陆交局就会认真的正视关怀所有的不方便的搭客。然而,就事论事,新捷运解决争端的办法实在是差强人意,让我这个新加坡人感到原来在自己的国家里面却变成了二等公民。

做儿女的,既然带着90多岁的老人出门,又必须用到轮椅,那么必然就得先有规划。为了省些德士费,就硬硬要挤上巴士,以为别人必须同情老弱而给与特别待遇,在别地可以。然而新加坡依法治国,却不能因此而被破坏了游戏规矩。

许多落后的国家,人民可以忽视危险,超载、危载,时常为此付出了鲜血作为代价。有人说:“因为人家有轮椅就拒载是歧视”,以为“只要他们自己不介意,为什么不可以乘搭呢?”他却没有想到,司机必须介意。因为发生意外,他就必需负起失职的责任。巴士公司必需介意,因为轮椅上的搭客若是在车上发生意外,公司就不免得受法律的制裁。

“那家人并不要求该巴士有特别设施或服务。他们只不过多了辆轮椅”,这样的说法是错误的。正是因为多了这个不适合上车的轮椅,才会有这番争执。我想,若果没有轮椅,这老人是搀是扶,也早就上车了。不是吗?许多抱着婴儿的妇女,从来就没有搭车的困难。

因此,这个尽职的司机,是任何一个国籍都没有关系,因为他确实理解他的工作和责任。而且,这些搭客是哪儿来的本来也是没有关系的。只要新捷运秉公办事。在事件中,这个羸弱的老人是值得同情的,她让我们这个自诩文明的国家害羞。然而,新捷运却必须把她的子女告上法庭,要求赔偿阻碍巴士穿行的损失。当然,所有的德士费也得自掏腰包。

“这件事情明明是突出新加坡的巴士没有照顾到全体人的利益,包括残障人士。”的确是。然而这却是不同的课题。轮椅搭客若是上不了巴士车,那么大可以把巴士公司和陆交局告上去,却不必为难没有犯错的司机。巴士没有保证轮椅搭客的安全设施,就没有条件接受轮椅搭客,这应该是很普通的常识。

千错万错,都是新加坡在精英的治理之下,已经不懂得什么叫做或关怀。我其实很想新加坡人也能够痛快的做个刁蛮的钉子户,为自己的人权奋斗、而且敢于争取自己的权利。我希望,温驯的绵羊,在这个轮椅风波上能够有所体悟。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