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心被狗吃掉的人

全世界各国的人民,活的像新加坡人一样的窝囊的,我看已经没有第二处。我这样说,并不是以新加坡人的生活素质作为指标,而是以新加坡人的自主的程度来衡量的。不是吗?全世界也只有新加坡这个国家,人民被强制储蓄了,结果竟然连储蓄的财产都可以被政府随意的冻结。在公积金是如此,而且可以在任何时候修改政策,而改变了的制度,唯一的目的总是拖延了、延长了付款的时间。在保健储蓄也是如此。保健储蓄作为未雨绸缪的作用,当然是为了避免临渴掘井。然而,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这个未雨绸缪的雨伞,却还是分着雨的性质来使用。作为卫生部长,许文远可以任凭自己所好,行使自己的自由意志。只有他能够认为这个雨会不会淋湿人民,并由此来决定是否可以使用保健储蓄这把伞。而且,吊诡的是,就算你使用了,也被告诫不可以张开整个伞面。也就是说,保健储蓄只能支付部分的医药费。其它的,你得自己想办法。这就好像说,下雨了,你张开保健储蓄这把伞,只能打开一半或更小,由许文远来定夺。而你或许有一半、甚至更多部分的躯体,就必须利用其它的雨具来保护。
世界上会有这么荒唐的事吗?有的,这就是我们的新加坡。每个人都晓得,乳癌这个病痛,是妇女的头号敌人。因为这不仅仅是威胁着妇女的生命,其实还关系着妇女的尊严。据报道,在新加坡,一般乳房X光检验的费用需100元。由于获得保健促进局和新加坡赛马与博彩管理局的津贴,40岁或以上妇女到政府综合诊所接受检查只需支付50元。也就是说,40岁以下的妇女如果接受检验,就要支付100元的费用。
或许是同样作为女人,总理公署部长、财政部兼交通部第二部长陈惠华前天提出,有关允许妇女动用保健储蓄支付乳房X光检验费用的建议。本来嘛,许文远上有老母,下有老婆儿女,总应该晓得作为女人的辛苦。那么,当然是立即从善如流。反正嘛,羊毛出在羊身上,保健储蓄也是人民的钱。政府又不比分担一分钱。而且,也不过是区区的50、100块而已,基本上并不影响保健储蓄的存额。
老实说,如果是我,我的当然想法,索性就来一个来一个强制政策,规定所有的妇女必须在某个年龄作乳房检验。有钱的自己出钱,没钱的由政府支助,这个可以藉由支付能力调查做出来。然而,让人预料不到的是,这个人的良心大约被狗吃了。竟然大发厥词,他说:“他并非反对动用保健储蓄支付健康检查费用的建议,不过他认为这笔储蓄应该尽可能保留来应付数额较庞大的住院费用。”
那么,这不是反对是什么?许文远的谈话,让我一直的想起他说的“我们都是道德和诚实的人”这句话的诙谐和讽刺。他重申他一贯坚持的原则:要是不到100元的医药费,他吁请人们尽量动用现款来支付。
这个100元是个怎么的概念呢?对于许文远的两百万年薪来说,大概是沧海一粟。对于老流氓来说,也不过是少带家人去咖啡店吃一餐。然而,对于那些生活在水深火热的穷困人民来说,就可能比滨海城那个鸟轮更大了。许文远或许没有想过,上那个鸟轮转一圈,也不过是2、30块钱罢了,可是,他晓得不晓得,新加坡人,偏偏就是有好多人坐不起。100元是个什么概念呢?我老流氓不由得想起某个妇女连到医院认尸的车费也没有,还得好心的警员拿出5块钱帮助的往事。
一个自诩道德和诚实的人,又是一个卫生部长,却不仅不明白自己身负的重任,反而在人民碰到危急时落井下石。譬如说在甲流感疫苗这个课题来说吧,竟然是趁机赚人民的钱。试想,有哪一个国家的卫生部长敢于这么做呢?何况,在预防乳癌这个课题来说,从保健储蓄拿出50、100元,太少了,不能够。因为保健储蓄是为比较大的医药费用而设的。那么,是否就是说,等那些妇女的乳癌到了第2期、第三期,严重到发病的时候,才用来应付化疗、或割除乳房的费用呢?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