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的保健储蓄?

今天对着这两则新闻,心里头实在感慨万千。一则是《广东官员:有些医院良心坏了》,报道了广东省委书记汪洋、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欧广源和茂名高州人民医院院长锺焕清,在北京参加全国人大广东团的讨论。锺焕清认为,国家应该把资金直接下拨到老百姓手中,而不是拨到医院。要让各个医院参与市场竞争,通过市场杠杆调节收费高的问题。他表示:要让老百姓根据收费、技术和质量去选择医院。这样一来,按照目前国家拨出的款,离全免费就不是很远了。

在报道中,汪洋说:「能够为老百姓提供价格低、有效的服务,这是值得效仿的。但是为什么你能够做得到,别人做不到?一是管理能力,二是机制,三是思想教育。有机制,管理不行,也落实不了。思想教育使医生有良心,良心就是职业道德。几个方面要结合起来。」
谈到医生的职业操守,欧广源表示,现在有些医院把病人当商品。汪洋则说:「这和职业道德有关。(这些人的)良心坏了。」

「这和职业道德有关。(这些人的)良心坏了。」拿这句话来对证许文远,真是再也贴切不过了。刚刚的即时新闻报道:

QUOTE:
许文远:到社区医院求医 保健储蓄提取顶限提高

(2010-03-09 4:10pm)

  (综合讯)卫生部长许文远周二在国会上表示,从6月1日起,到社区医院求医的病人,每日所提取的保健储蓄顶限将从现有的150元提高至250元,而每年的顶限也从3500元提高至5000元。

  许文远指,大约7000位病人将从中受惠。

  另外,那些须付康复服务费用的中风或骨折病人,每日所提取的保健储蓄顶限将从20元提高至25元。

《联合早报网》
(编辑:黄秀茱)

这不是很滑稽吗?一个发展中国家的政治领导人,心里想着的是如何为老百姓提供价格低、有效的医药服务。并且,甚至把目标定在“离全免费就不是很远了”这样的理想境界。然而,新加坡卫生部在许文远的带领之下,医药领域一直朝向高昂的方向前进。医药费高了,然后放宽一点保健储蓄的使用。然后就大言不惭:“大约7000位病人将从中受惠”了。
问题是,新加坡人哪里受惠了?不晓得这保健储蓄是谁的钱呢?用自己的钱竟然是受了许文远的惠?新加坡人真是情何以堪啊。新加坡人,要说到最没有道德、最无良心的人,肯定是非许文远莫属了。试想,人民私人的保健储蓄,竟然由许文远掌握锁匙,成为他许文远才能够动用的金库。个人想不通的是,保健储蓄作为一项国策,竟然是许文远一个人说了算,政策随时随地可以改变。今天他心血来潮,要放宽病人到外地求医可以使用,你就可以申请动用。明天要保健储蓄要怎样用,还得他高兴。

这,本来也没什么,如果保健储蓄是国家或许文远个人给与人民的福利就好了。问题是,保健储蓄,却是每一分钱都是人民私人的存款,人民的血汗钱啊。许文远说:“到社区医院求医的病人,每日所提取的保健储蓄顶限将从现有的150元提高至250元”,这可以多提的100元,是谁的钱呢?难道是许文远的奉献?新加坡人民用自己的储蓄存款治病,还得许文远的恩准,这就叫做受惠?它马的,老流氓觉得许文远简直成为上帝了。不是吗?你看那些信教的,吃饭前总得感谢上帝的恩赐。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