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无聊的牵强附会

今天看到谈到李 光耀怎样给女儿取名的文章,不由得勾起老流氓以前对李玮玲名字来由的臆测,原来全都错了,很是汗颜。本来我以为。李大公子肖龙,资政就为他取了显龙这个名字。而肖羊的显扬,羊毕竟粗俗,就换了个同音而意义更好的扬字。而对于玮玲,我以为她是肖狗的,玮玲者,尾灵也。

哪知道,真是一塌糊涂。因为后来在李玮玲自己的《我为什么选择单身》这篇文章中,提到了李 光耀在1959年成为总理,她当时才4岁。1959年的生肖属猪,属狗是1958年。而李玮玲既然已经4岁,就不能属狗,而是1956年,属猴的了。据违玲说,她老豆自觉中文不行,所以请了一名法庭通译员帮忙,对方还提供了好几个名字让他(李 光耀)选择。

这一来,或许可以看出端倪。看起来李 光耀对取名执着得很,儿女的名字就非与生肖挂钩不行。龙是好兆头,这个名字取得干净利落。羊字是俗了一点,然而扬就意气风发。只有猴子,才难倒了李 光耀。因此,这个帮助李玮玲取名字的法庭通译,果然是个中文高手。前次,我以为尾灵是狗,大错特错。不是吗?猿猴对于尾巴的使用,比起犬类,那是高明多了。

结果呢?玮玲者,依然是尾灵也。这个典故,不知李玮玲可晓得?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