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产力?

提高生产力绝对不能是空口白话。像总理这般无聊的你们必须提高生产力一句话,就想完成任务,就很对不起他每年3百多万的年薪了。俗语说,皇帝不差饿兵。三军未动,粮草先行。生产力绝对不会是又要马儿好、又要马儿不吃草那般的,只有白痴才会做的梦。当一个洗厕所的清洁工人能够做到敬业乐业的境界时,生产力必然的将达到高峰。
我曾在某个网站中读到日本一个洗厕所女员工掏起便桶里的水直接喝进口里的故事。当然,在人性上我并不希望新加坡也出现这种矫枉过正的事。然而,当一个厕所工人得到应有的尊重,能够从他或她付出的劳力得到应得的报偿时,所有的针对生产力的需求就会迎刃而解。不是吗?看看收费的厕所和没用收费的公众厕所就能一目了然。

我晓得新加坡施行最低工资有它的难处。那就是有了最低工资,到时就不能够有廉宜的外劳来让我们剥削。俗语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是把这个“己” — 把它放大到国家的层次。新加坡这个国家,如果不优先照顾新加坡人,那么亡国的日子也就不远了。为了照顾新加坡本身人民的生存的权利,为了得到剥削外劳的巨大的利益。新加坡,就必须施行内外有别的国策。

就业补助金应该写进宪法,规定每一个就业的新加坡公民,所可以得到的最低报酬。这里面没用任何的额外条件。也就是说,在因为配合剥削外来劳动力而不得不给与本地公民同样低额的薪酬时,国家就必须给与补偿。就业补助金就是变相的最低工资,它纯粹是为了新加坡公民而设。这一来,人民有了工作的尊严,增加了士气。而政府和企业家还是可以根据市场的就业率,聘请适当数额的外劳服务。这不是两全其美吗?

因此,就业补助金是不需申请的,这时国家对国家政策导致的低薪工人的责任补偿。其实,这上面提到的,都是属于一般国民排斥的低薪工作。只要使到他们有起码的收入来解决生活需要,那么自然水到渠成。然而,这是解决不了提高生产力的。对于提高生产力的责任,从来就不是属下员工必须思考的课题。就像人力咨询公司的调查,责任落在企业领导人的身上。

在工业的生产程序上,由于每个人的生产力不尽相同,就会造成程序的混乱。因此,唯一的、能够提高生产力的做法,就是把作业程序化、系统化。程序化的系统,能够保证生产力就像走在轨道上的火车,一路通行无阻的到达目的。那么谁来思想、策划、决定系统的程序呢?

要增加生产力是很简单的。譬如说把工人加倍,生产力就增加了100%。然而,个人的生产力并没有提高。系统操作就不一样了。从甲地到乙地,走路、脚车、舢舨、汽艇、轮船、汽车、飞机,海陆空都可以。譬如八仙过海,大显神通。那么哪一个才是最有生产力呢?

这样的一个问题是空洞的,只有在理解从甲地到乙地的种种能够使用的交通工具、所能够负担的费用之后,才会有正确的答案。因此,只有企业的领导人,也就是所有的管理人,才能够制定如何提高生产力的方式。火车要提速,就先得知道轨道的承受能力。

因此,总理的阿斗性格,也在他的对生产力的呼唤中彻底暴露出来。因为,很简单的,新加坡这个国家,要想提高生产力的唯一途径,还是必须依靠做政府的,策划出一种宽松的大环境,有利于提高生产力的大环境才行。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