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来了!电费加价的理由?

电费又要起价了,喊的永远是狼来了的故事!新加坡人,如果你不会生气,那么就摸摸自己的身体,热血是否在流?鼻孔是否透气?或许,你已经成为一具走肉行尸!


QUOTE:
日期:30/03/2010新闻来源:综合讯

电费将在4月起调高



电费将在下个季度,也就是4月起再次调高。电费已连续第4个季度调高。

新加坡能源服务公司(SP Services)表示,电费调高是油价连续上涨所致。在过去的3个月,燃油的平均价格已从每桶S$99.38上升至S$102.95。

电费将上调至每千瓦时23.56分,涨幅约3%。平均计算,一个居住在四房式组屋的家庭从下个季度起,平均每个月必须多付S$2.47的电费。

能源市场管理局(Energy Market Authority)已批准了新的电费。


油价又涨了,这是起价最好的的理由。然而,如果发电厂用的原材料不是石油,这是怎样的逻辑?

下面转贴一份有关新加坡能源发电厂的报告文章。


油价高涨 星电厂盼降低燃油发电比例至一成

【大纪元9月14日报导】(中央社记者康世人新加坡十四日专电)鑑于国际油价高涨,新加坡几家背后有淡马锡控股持股的圣诺哥发电和西拉雅能源等能源公司,年底都将引进不採用燃油的发电机,改用天然气等其他能源,这项举动预计将让
新加坡发电厂对燃油的依赖从目前的三成降至一成

圣诺哥发电厂总裁兼执行长埃达尔(Roy Adair)指出,圣诺哥发电厂有百分之九十五的发电机由天然气驱动,年底将再引进两组採用天然气驱动的联合循环发电机组投入运转发电。

埃达尔指出,
一九九九年新加坡有超过四分之三的发电机是靠燃油驱动,天然气发电机只佔两成左右。五年后的今天,发电厂对燃油与天然气的依赖对调,天然气发电机增加到百分之六十五,燃油发电机减少到三成左右。

埃达尔估计,到了明年,新加坡发电厂对燃油的依赖将进一步下滑到一成左右。

另一家新加坡的发电、供电公司西拉雅能源,除拥有蒸汽,天然气和燃油驱动的发电机外,也引进Orimulsion发电机。

西拉雅能源已经完成从燃油发电转移到Orimulsion发电的工作,这样将会进一步减少对燃油的依赖,对天然气的依赖程度则会明显上升。

Orimulsion是一种由乳化的沥青构成,生產商是委瑞内拉国家石油公司,目前在日本、义大利、丹麦和加拿大,都被拿来作為发电之用。

面对国际原油价格不断攀升,埃达尔指出,他不认為原油价格会如一些市场分析师预估,将在年底飆升到每桶一百美元。这是原油市场过度猜测,但无可否认,目前确实比较紧张,特别是中国和印度对原油的需求。

埃达尔表示,他不期望原油价格会在未来几年恢復到过去每桶二十美元的水准,但价格应该会在每桶三十五美元到四十五美元之间。

9/14/2005 11:10:15 AM


淡马锡为什么将金鹅宰了?

QUOTE:
【大紀元】的报道是繁体中文,网友如果觉得麻烦,就在右上角方格框内简体一按,就能够转换文本。


2007年,淡马锡属下新能源公司的三间发电厂,共取得将近77亿元的销售额。以下是从网上得来的资料:


                                
销售额                        净利      
大士能源                   22亿8000万元         1亿7700万元

圣诺哥能源公司         28亿元                   1亿3100万元

西拉雅能源公司         
26亿元                   1亿6800万元
                                 76亿8000万元         4亿7600万元     

是什么原因让淡马锡将生金蛋的母鹅宰了?尤其是攸关国家安全的发电能源机构?


淡马锡把发电厂卖了,以超过成本数倍的价钱,得到了惊人的盈利。表面上,似乎是外来的投资者被淡马锡狠狠的砍了一刀。只可惜,若果这是淡马锡在外国的投资也就罢了。淡马锡拍拍屁股,将金子银子捧了就走,潇洒利落。然而,事实上淡马锡却是把自己国家的生命线交在别人手上。新加坡的发电厂可不能不发电。这时候,为了让发电厂发挥正常的功能,就必须输血 — 由新加坡人民来输血。那么,从今而后,新加坡人岂有不大出血的理由

天然气发电,不仅仅是节省成本罢了,尤其是关于环保,是最清洁的燃料之一。而且,天然气的运输,到底不如石油一般的方便,在买卖输送上面就有了限制,波动不像石油那般的大起大落。而且,天然气合同,通常都是以每年/忆立方米来计算。就如淡水的合约一样。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供水合约,一签就是几十年,到现在还是以超低的价钱得到马来西亚的水供。也因此引来了马哈迪的诸般攻击。因此,新加坡以天然气发电的电厂,燃料的供应肯定是比较稳定的。现在新能源藉口虚有的原因搞涨价,供给电力的发电厂反而不出声。这是不是很吊诡呢?本来嘛,新能源现在作为供应能源的中介者,更应该公开所有的发电厂的电价才是。而且,没有听到卖电的发电厂要求起价,而是新能源以一贯的霸道的作风来操纵市场。新能源又如何能够说服人民呢?

本来嘛,这是媒体主持正义的时候了!只要哪个比较有正义感的记者,譬如报道金水喉的那位小姐。不是吗?只要一个质疑,为什么利用天然气发电的发电厂使用燃油来计算成本?然后达致起价的理由。TMD,譬如你叫一盘西刀鱼鱼生,餐厅开出来的账单却用金枪鱼的价钱收费。这 — 还有天理吗?


被雷曼兄弟骗了、被马多夫骗了,虽然很不甘心,然而如果不是追求背后巨大利润的贪婪障蔽了灵智,谁又会把巨额的资产托付在一个骗子手上呢?因此这可说是咎由自取,自己也得负起错误投资的责任。

被银行职员骗了,误信人言,根本不晓得自己所作投资的性质,雷曼兄弟倒台才晓得自己的投资就等同肥肉与恶浪共舞。那么这一股怨气可就大了。这就好像一个神父平日表现的和谐慈祥、道德风范。然而丑事一被揭开,原来真面目竟是恶狼。可是,虽然心不甘、情不愿,当时却还是点下头来。这是信任的失误,没有带眼视人,最后也只能是自叹倒霉。

被阳光大帝骗了,被苹果党骗了。是自己愚昧?是被贪婪遮住了双眼?是被猪油蒙蔽了心智?怎样都好,最后除了祈求法律能给与公道,处罚骗子,又能够做些什么呢?失去的就失去了,得到了却是不可磨灭的教训。

然而,试想除了精神失常,又有谁明明晓得这是一个骗局而自愿把脖子往绳套里穿呢?新能源的电费起价,扮演的就是这样一个荒缪、无稽、无耻、卑鄙的故事。新加坡的主流媒体,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打的是执政党的工。拿人钱财、与人消灾。那就算了。然而,新加坡小小小小的反对党充斥新加坡的每一个角落,大家只是想着在大选时候图个侥幸,却不知道为人民说话。譬如说,今日面对的是新能源霸道蛮横的作风,在人民经济愈加困难的时刻,拿起大砍刀乱砍乱杀,做反对党的,竟然也失去了大好机会,不懂得为民呛声?

试想,新能源在卖掉所有的发电厂后,就只是一般性的中介公司。新能源向私人发电厂买电,然后转卖给新加坡人民。新能源既然没有发电厂,不需要直接面对燃油起价的后果。那么怎能够继续以燃油起价作为调整电费的藉口呢?

或许,新加坡的反对党必须集合起来,写一封公文寄给新能源,然后把副本寄给李总理、管理国家能源的部长、以及所有的平面媒体。公文的内容大致上是这样的。

其一 :是什么原因,在新加坡所有的发电厂已经有8成、9成使用比较廉宜的天然气发电了。而新能源还是继续使用燃油单位作为计算成本,因而导致电费高涨?

其二 :新能源作为一家中介公司,负责向私人发电厂购买电力。然后再转卖给新加坡人民。这其中,除了购买电力成本价,再加上传输的费用,新能源要求多少利润?

其三 :不拥有发电厂的新能源,就与燃油起价没有直接的关系,关系是间接的。那就是发电厂因为燃油涨价了不得不调整卖给新能源的价钱。因此,对于如今的新能源来说,只有电费单位价的问题,而没有燃油起价的问题。

其四 :淡马锡卖掉能源发电厂后,是如何规划?保证能够满足、长期供应新加坡人民有效的电力?

其五 :所有的发电厂几乎都达到了天然气发电的指标。那么,新能源是以何种心态来面对 — 譬如说,发电厂没有依据天然气成本,而是以虚无的燃油发电成本作为向新能源收费的标准。

面包起价,是因为面粉起价了 — 这无可厚非。然而,面粉起价了,米粉也拿来做原材料起家的藉口,这是哪门子的强盗逻辑呢?不知道而被骗是倒霉,心里虽然难过,以后学聪明点,不要再轻易被骗就是了。然而,明明知道这是个骗局,骗的人依然道貌岸然;而被骗的明知道前面是个陷坑,却还是得跳下去 — 这是怎么的一个世界啊?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