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许文远与杨志良来长辩论…

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政府每年的财政预算,给与医疗开支的多少,表现出的是一个对于国人的关怀和爱心的比例。那么,给得多和给得少,就已经是个结局。任何的花言巧语,只不过是像舞台上的大花脸,一脸的奸佞让人感觉得更为厌恶。

因此,比较了所有的发达国家,新加坡的4%就成为一个阴暗沉重的数字。当日本人对于8、9个%的医疗开支预算表示不满时、当美国人的医疗开支占据国家财政预算的16%,奥巴马还须千方百计的把医改方案通过,努力想将95%以上的人民庇荫在医保时,许文远沾沾自喜的以新加坡低微的医疗开支得意的那股丑相,就不必再照镜子了。很显然的,这个人?根本不是人。

我老流氓在这里,就算是吐尽口水,许文远当然是不痛不痒。这世上,奸佞的小人,脸皮当然是得厚点。不过,如果是另一个许文远的同行,或许许文远看了之后,就会…就会怎样呢?老流氓竟然无从猜测 — 因为,既然不是人,那就不好臆测。

这是刚刚在大马论坛上读到的一片文章,是台湾卫生署长杨志良在经济学人资讯社的亚洲医疗论坛讨论健保财政课题时,对现存的4种医疗制度的优劣进行分析。在讨论中 —

QUOTE:
由于在席间有人提起新加坡的3M(保健储蓄、健保双全和保健基金)架构,杨志良不改直言本色,分析新加坡医疗制度的优劣。

     杨志良表示,新加坡的3M制度基本上就是强制人民有保健储蓄,也就是从人民身上拿钱,等于是使用者付费的观念,那
政府照顾人民的责任在哪里?

     杨志良指出,这种模式在许多国家实行有困难,因为这个制度必须强迫人民医疗储蓄,但
收入低却达不到领取社会救济金的族群,薪水已经够低,还被迫扣除一部份薪资作为保健储蓄,生活更加困难,有违社会福利和社会照护的精神


公道自在人心,杨志良不必来,就已经知道新加坡政府低医疗开支必然引起的社会弊病。和杨志良在一起,本来就矮小的许文远就彻底的变成道德的侏儒。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