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薪养廉只为钱

大部分的新加坡人住在组屋,没有鼠患的烦恼,对造型甜蜜可爱的米奇老鼠,就很难拒绝。然而,我一个住在排屋的朋友,就曾经拜托我从印尼带回鼠药。是的,印尼老鼠出奇的多,每天早上在上工厂途中,几乎都可以看见被车轮辗成肉酱的老鼠尸身。不仅在宿舍有着老鼠猖獗的影子,一个时候,傍晚时分公司职员都回去了,只留下我还与互联网痴缠。这时候,只听见一阵唏唏索索的声响,抬头一望,就能够看见天花板角落的一个小洞,探出了一个黑黝黝的小尖头,左右摇晃几下,突然就一溜而下,在壁橱后头失去踪影。
对付老鼠的法子还是挺多的,鼠笼啦、鼠胶啦不失是个好办法。只是可一而不可再,老鼠这小鬼可精灵得很,不会重蹈覆辙。而鼠药却有很大的毛病,那就是老鼠吃了,可以死在天花板的某个角落,可以死在壁橱后、可以死在它的巢穴。总之,就是不知死在哪里啦。这时候,鼠尸难闻的腐臭味,在它干瘪之前,肯定就干扰你一星期。
俗语说:“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可见人们对老鼠的憎恶。这和人们喜欢米奇老鼠,一个动物,在现实和虚拟的世界,竟然有天堂和地狱般的落差,也算是够诡异了。或许,很多人都不知道,贫民窟的老鼠尤其猖獗,是不是老鼠嫌富爱贫呢?我不知道。不过,我倒是觉得,咱们的政府,或许更应该提倡学习老鼠运动。老鼠的生命力是很强的,怎样恶劣的环境,都不影响它的生存能力。若果说有一天人类都死光了,而老鼠还存留在这个世界,我是一点儿也不觉得希奇。
呵呵,所以想到老鼠,一来熟悉、二来倒是有感而发。老鼠最会偷吃了,老流氓就突发奇想,如果送给它一座米仓,它还到处偷吃吗?联想开来,登时就有了新的体会。老实说,这还真有点儿尴尬。原来,新加坡的执政党,不过是一群智慧的老鼠,晓得占据米仓的位置,就免掉了许多不雅的骂名。不是吗?要老鼠不偷吃,给它一座米仓;要使自己贪而不污,就搞高薪养廉。
李总理的薪水有多高呢?从来就不是秘密,刚好一天就是一万新币。这一万是多少呢?那些清洁工人听了,就得痛哭流涕。呵呵,一年365天呐,不吃不喝不消费,才能够赚聚到李总理一天的薪水。如果做一个算术,李总理一年的薪水,大约可分配给400个清洁员工一年的工资。如果单单的发给一人,那么利息就超过了,几千年以后,母金不仅还在,还要利上加利。
如果有人问我,你怎么能够拿总理来和清洁员工相比呢?老实说,不怕你生气。我老流氓以为,李总理的价值,其实和一个清洁工人也差不了多少去。这,其实还太过抬举了李总理。为什么呢?原来李总理的真正价值,不多不少,就是一台duplicator、copy machine — 复印机。
新加坡的总理,实在是个荒缪的玩笑。试想,三个全职资政,个个的薪水和总理一样高,不要说可怜了三座大米仓。只是一个资政每个人轮流着给总理提意见,总理的头脑就肯定固化,不必转动了。不是吗?今天大资政说什么、明天二资政说什么?后天三资政说什么,总之copy就是了,还要那一个脑袋瓜子做什么?
他妈的,我这个小小的厂长,只要老板不识相,要来干涉我的生产计划,我这就是一肚子鸟气。很难想象,一个国家内阁,竟然容纳了四个总理!对着三个更为资深的前辈总理,这个李总理,如果说他不是阿斗,就是天方夜谭也没有这般的不合逻辑。
当然了,聪明的老鼠肯定想在米仓终身养老,为了不被挤出米仓,只有让一代不如一代。想想也真伤脑筋。现代科学晶明,搞不好换了十届总理,个个都长命百岁。那么,新加坡内阁,是否就出现了十个太阳,残虐百姓,哦,不,十个总理,必须有十个大米仓来喂养?…
正是:
高薪养廉、贪何必污。
米仓喂鼠、吃而不偷。Duplicator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