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文远的袋袋平安?

这个标题当然是错的。作为卫生部长,许文远并不是CEO,拿的是一份固定的薪水,或许还有不清不楚的花红?然而卫生部毕竟是国家的福利机构,说卫生部长袋袋平安,岂不是没有天理?然而,这个标题又是对的。因为相信这个世界,在众多的国家里,只有贪污的卫生部长,却没有赚钱的卫生部!新加坡卫生部在许文远的掌控之下,竟然变成了是为了赚取国民钱财的大企业机构,这个现象,不仅是民主国家绝无仅有;就算是专制国家,最多也是卫生服务贫乏,也绝对不会出现这种诡谲的情况。


道德和诚实的许文远,在处理H1N1流感的疫苗中,在疫苗成本几月数变中,在一针疫苗29元和一针疫苗20元的措施下,道德和信用都已经破产。我看过OMY描绘许文远博客关于许文远评论国民养老的烂帖,文章提到非洲羚羊过河的遭遇。内容说羚羊在过河时必须面对被凶猛的鳄鱼残杀的风险。然而,有些羚羊过河之后,却发现到自己的亲兽没有过河,就又倒头渡河,再次冒着成为鳄鱼美食的危险回到对岸。许文远很赞美这个现象。认同羚羊不抛弃亲兽的美德,并批评新加坡人必须向羚羊学习,大有部分新加坡人不如禽兽的意思。

许文远难道是羚羊吗?晓得羚羊的语言?不然的话,他怎知道羚羊回渡,就是为了寻找亲兽?而这只走回头路的羚羊,又怎能肯定它的亲兽不是被鳄鱼吃了?许文远信口开河倒还是罢了。然而,这么一来,他是否在暗示新加坡人民,奉养亲近老人的艰难?甚至还会因此丢掉性命也应该在所不惜?就像羚羊过河的血腥一样?

或许,新加坡人必须替许部长申请进入世界纪录,为自古以来唯一的能够替国家卫生部赚钱的部长歌功颂德,百世留芳?下面是早报今天一则关于病人从医院转移到邻里诊所,药费涨价100%的投诉。怎样来解释这种现象呢?接下来是如何的一种狡辩、诡辩,就如国大医院在报章中傲慢的答复一样,咱们拭目以待,也可以再次体验、见识许文远的道德风范和诚实吧!

QUOTE:

药价为何相差一倍以上?

(2010-05-05)

  陈笃生医院最近把我母亲在它那里看了七八年的病(手抖)转给邻里诊所,原因是我妈的手受到药物控制不再发抖,但是需要继续服药。我顿时松了口气,因为不用再带70高龄的老母亲,又搭巴士又转地铁去陈笃生医院复诊。

  由于母亲一直都有去后港综合诊疗所看她的高血压、糖尿病等疾病,我便带她到那里买控制手抖的药。以为从此不用两边跑。可是。当我带母亲去后港综合诊疗看病买药时,配药师却告诉我们,他们那里没有我妈所需要的药,叫我拿后港综合诊疗所开的药单去陈笃生医院买药。无可奈何之下,我只好回去陈笃生医院买药。柜台人员却说,要是陈笃生医院开的药单,一个月剂量的药,经过政府津贴后的药费是78元,但因为是后港综合诊疗所开的药单,我必须缴付167.50元的药费,吓了我一跳

  了解药价差异甚大后,我们曾提出回到陈笃生医院复诊的要求,却被拒绝了。

  我的问题是:

  一、为什么陈笃生医院的医生在没有查明后港综合诊所有没有控制手抖的药,就写信让我妈去那边看诊顺便拿药?

  二、为什么同样是受政府津贴,医院和综合诊疗所的药价会相差一倍以上?

  三、为什么陈笃生医院要拒绝我母亲希望重回医院复诊的请求?

  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帮助我们这些低收入的人。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