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圆月缺

一路来,我对吴庆瑞博士是相当敬仰的。然而,你如果问我吴博士对新加坡的贡献,我其实是说不出所以然来。也不能怪我,一来生活忙碌,为了肚子生活尽是一场奔波。二来吴博士掌权时,个人还是浑浑噩噩,对什么家事国事一窍不通。三来在吴博士离开政坛之后,就几乎在媒体销声匿迹。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我觉得还能够保留对吴博士的好印象,的确实不容易的一件事。

以91岁的高龄离开人世,这个年龄,吴博士肯定已经无憾。不仅吴夫人这么说,其实,如果终身入息计划提早几年,他也会是个受惠者。作为一代风云人物,吴博士功成身退,早已经不处理国事。那么,媒体上的那一番挽词,几乎都是千篇一律的诉说着人性虚伪的本质。想当时那一帮被责骂、被丢铅笔的人,那一番被羞辱含恨之心,如今都变成了提高自己声望的好事,不仅让人感叹。

不说那一个在灵堂磕头的人,是为了抢镜头还是真心景仰;老流氓倒是很惊异,阿Q的影子从来就没有消失。被骂、被侮辱都成为光荣往事的时候;被鼓励、被挽留的当然是更为威水。可惜的是,死者已矣,吴博士躯体已寒,自然没有办法一一加以证实。当然啦,如果是什么谎言,却也无法戮破。

嘿,酸葡萄的话还是少说,言归正传。老流氓对于吴博士针对教育的改革一事,却是存有不同的见解。对于吴博士自认为是通才而不是专才的言论,更是钦佩有加。两害相权取其轻,有时候,权宜之计,却是生存下来的最大关键。在教育这个课题上,老流氓虽然对小三分流在戕害无辜学子前程的程度上,极为诟病。然而,在看过了一番报道,却对吴博士更为敬仰。可惜的是,吴博士未能够在政治岗位上多呆几年。那时,以他的智慧,必定能够因时制宜,彻底改进教育的方法。唉,斯人已矣,这是新加坡人最大的损失。

不是吗?新加坡在1965年独立后,国防和经济都是重中之重。在稳定了脚步之后,教育却是提升一个国家水准的最大关键。然而,当吴博士在1978年被委任教育部长后,却警觉 当时的教育制度只让顶尖10%至15%、最终念到A水准的学生获益,而那些无法跟上学习进度的学生,就没有得到适当的教育。回想起来,6、70年代的时候,因为小六会考、中四会考而辍学的贫家子弟,简直是惨不忍睹。就说老流氓这一班吧,全班40几人,竟然只有14位能够升上中学哩。

可惜的是,吴博士在政治途径上晓得急流勇退。然而,他奠下来的教育基础,后来的几位教育部长都是没什么才干的跟屁虫。在小三分流已经达到了历史的使命之后,不能够尽早根据环境,因时制宜、权衡利害,在教育已经普及的时候,更上一层楼,这才是愚不可及。

因此,我觉得不能够以现在的环境来评论当时制定小三分流的功过。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制定小三分流是恶劣环境之下、必须灵通、随机应变的方法。譬如说,在偏僻的甘榜坐上牛车来到城镇,进城后不晓得更换电车,却让老牛在城镇拖着破车来拖缓、阻塞交通,这可不是牛车的错。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