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和诚实的续集…

许文远在接受《海峡时报》访问时,掀开上衣让记者看他绑在胸膛的心跳警报器。一脸阳光,笑得有多灿烂,和记者畅谈他在家休养的苦与乐。许文远并且表示,将在下个周一回到卫生部上班。看到这则消息,老流氓心里著实也畅快了许多。阿弥陀佛,没有这个道德和诚实的人陪衬,老流氓骂人底气也差了许多。

本来嘛,许文远生病动手术,老流氓虽然很看不起这个假仁假义的伪君子,却从来不做落井下石的妥当,心里实在是别扭极了。现在他既然病好了,那么,老流氓只好依照惯例,非把他骂得狗血淋头不可。如果是一个负责任的人,面对着以为奇货可居的H1N1流感疫苗,好端端的就将变成垃圾,虽然是公家的钱,心里肯定是不好受。然而,许文远看起来却是那么的轻松。又降价又推销的。本来许文远既然把卫生部当成私人企业来赚钱,这些手段无可厚非。问题是这个诚实的人,一剂疫苗30元是成本价、一剂疫苗10块也是成本价,在媒体前面说谎永远不会脸红,这个诚实真是世间少有的。

不过,凭良心说,看过了英国医学杂志的最新报告,许文远不过也是众多的被骗的卫生部长之一,并且有世卫的缓颊,实在也不能深怪于他。不过,尴尬的是,新加坡人不懂得是应该为了这些用不着的疫苗庆幸流感终于未曾施逆呢?还是要为了卫生部亏损了一笔资金痛恨这个疫苗骗局?抑且,是不是也应该为了国家卫生部未能够从注射疫苗刮了一笔钱充塞国库觉得可惜?

嘿,看起来这桩疫苗风波只好等卫生部自己来自圆其说了。老流氓今天这个帖子,其实是很想探索许文远内心深处的魂灵,到底是一个什么模样?原来老流氓有一位西马的友人,就在去年驾鹤西归了。人家说,生死有命,我这个友人就真的应验了这句话。原来他也是和许文远一样,有着高血压的历史。结果也是动脉阻塞。在公家医院轮候了一段时日,终于在某日安排动手术。想不到的是,当天医院竟然停电,手术动不成了。医院就吩咐回家一月之后再来。更令人想不到的,在手术的前一天,医院的护士打电话到他家里提醒,接电话的是他的遗孀 — “他已经去了”!

同人不同命,许文远的笑容,笑得够灿烂。他是有条件这么笑的。作为卫生部长,他从特权得到了最大的好处。不是吗?上周进行例常健康检查,发现心电图异常,进一步检查显示,一条心脏动脉严重变窄。听取医生建议后,部长决定在新加坡国家心脏中心进行这项选择性手术。

什么是选择性的手术呢?据说是非紧急手术。老流氓的问题是,许文远的非紧急手术,是否剥夺了某一个紧急手术的空间呢?嗨,老流氓这是说到哪儿去了?有道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许文远作为卫生部长,就近掌握最好、最优先的资源也是应该的。老流氓的疑惑是,推出支付能力调查的许部长,不知道是如何看待自己的支付能力?他的薪水,应该是1、2百万新币吧?那么,许文远的医药费、手术费,到底动用到多少他自己的的保健储蓄?多少现金?到底国家给了多少津贴?还是,就全由新加坡人民为他埋单?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