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心就是良心

5月头许文远医生进行了冠状动脉绕道手术,5月尾黄榆思医生中风去世。这两人可是大有来头,一个是掌控全国卫生事业的部长、一个是新加坡保健服务集团的执行者 — 营运总监。在短短的一个月中,两个以身作则,呼吁、鼓励人民保持健康体魄的先行者,反而更为羸弱出事,作了很坏的示范。都成为病魔的牺牲者,一个甚至丢了性命。不懂得这个残酷的现实,会不会让许文远警醒过来,由此得到一个启示,终于觉悟人算不如天算这个事实。许文远必需明白的,就算没有他的自以为是,总是没有一个新加坡人会愿意自己生病了,跑到医院来享用国家的津贴。然而如果不幸病魔找上门来,那也是身不由主,并不是自己说了算。那么,这时候或许许文远就会认真的考虑,解铃还是系铃人,必须解除环绕在新加坡人头上的达摩克里斯剑 — 这个可以死不可以病的魔魇。
在许文远的心目中,一路来自以为是。总以为人民不照顾自己的健康,生病了当然得为自己的疏忽付出代价。因此,在这个狭窄的思维下,许文远的医疗事业,就贯彻了惩罚性、施行昂贵医药费的措施和政策,以此来达致人民因为惧怕付不起医药费,不得不搞好健康的目的 — 可以死不可以病的境界。然而,许文远还不照顾自己的健康吗?平时不是在大谈特谈怎么运动、怎么进食吗?那么为什么竟然还是逃不过病魔的侵袭?而且,如果…如果不是因为他享受着没有限制的特优的医疗福利,因此预先发现动脉阻塞,并且靠着特权立即动手术,他能够躲过死神的预约吗?
黄榆思医生就没有那般的幸运了。虽然贵为新加坡保健服务集团营运总监,然而和卫生部长这个衔头毕竟还是差了一截。这个还年轻,平日里侃侃而谈,开口闭口不是保健、就是健康的医生,5月21日突然严重中风,送到医院抢救不果,从此没苏醒过来。是不是说,如果他有许文远一半儿的特权,可以随时来个例常健康检查。那么,或许就能够发现异常而逃过劫数呢?也或许,他本来就有这个便利了。但是只因为还年轻、不信邪,结果就遭遇牺牲?
那么,许文远有没有想过,像黄榆思医生这样的人都逃不过的东西,一般小民的境况又如何呢?谁不愿意自己健康?谁愿意睡在哪个鬼气深深的医院病房?许文远在自己的博客中,透露自己心理一直很抗拒接受心脏有病这个事实。现在,许文远终于知道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病魔要来,下自凡夫俗子、上自达官贵人,都一样地总是不能幸免。然而,许文远可以在享受着无微不至的免费医疗照顾之下,幸运的挽回自己的性命。然而他可曾想到,在他的医疗政策之下,小民若是生病了,进医院治疗,并不像他那般的幸运。可以在媒体之前做秀摆姿势,可以做出最优良、最安全的选择 — 而是死了是不幸、不死更是不幸的尴尬处境吗?
有时候,人家说死了一了百了。然而在新加坡这是错误的。人虽然在医院死了,那笔庞大的医药费还是要还的。死了还债留子孙、祸留子孙,这不是不幸吗?再说,若是病治好了,出院了。应该庆幸是吧?在别的国家或许是的。然而在新加坡这又是大错特错了。死了是将烦恼留给子孙。然而,不死,却是将烦恼留给自己烦恼了。从医院病愈出来,大部分的小民就等于被剥了一层皮。不仅是数十年来的储蓄就此泡汤,有的甚至还得举债来归还这笔庞大的医药费、住院费。许文远不晓得有没有向马宝山求取资料,探听到底有几个病人或他的家庭为了偿还医药费而把惟一的组屋卖了套现?
是的,昂贵的医疗代价完全圆满了许文远的政绩。然而,战胜了病魔的小民,却从此被贫穷这个魔鬼套上了枷锁。这真是对这个一路来强调道德诚实的人最大的讽刺。有句话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亡、其鸣也哀。许文远这次从鬼门关绕了一趟回来,等于是死了一次。在来回黄泉路上,不晓得阎罗王有没有给他一点儿告诫?这做人嘛,总是要善体天心!
天心就是良心,如果有的话,那才是新加坡人的万幸。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