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辩?

有些事要做出抉择很难!譬如在针对美国政府贬低新加坡政府,把新加坡列在人口贩卖观察名单上这回事上,是要胳膊子向外弯呢?也数说自己国家的不是呢?抑或是为了晚上能够安心睡觉,凭着良心说话?

看过了新加坡驻美国大使陈庆珠教授的反驳,我老流氓心里其实更加尴尬。这样没有逻辑、没有份量的辩辞,竟然也敢拿出来现眼,我这个没有读过什么书的人都觉得漏气,枉论他还是个教授哩。

不只是来新加坡罢了,女佣为了出国工作,都得先负一身债务。其实,不仅是女佣,大部分来新加坡工作的外劳,莫不是伤痕累累,几乎都是孤注一掷,借钱出国只求一博。这些人的事迹本来已经够凄凉了。然而,当局说已做2252项调查,确保雇主符合责任,避免他们剥削工人。哪里想到,剥削工人的不是雇主,却是调查雇主剥削工人的政府。为什么这样说呢?以印尼女佣来说,她们的薪水不过是3百多来块钱罢了。政府抽取的女佣税务几乎和薪水一样的多。试想,这些女佣税,和女佣薪水比较起来,比起十八世纪那些奴隶主人的剥皮恶行也不遑多让。

我曾经想过,以前中国人到加拿大淘金的时候,因为几十块钱的人头税,后来被控告歧视和道歉赔偿。那么,新加坡政府这般的倒行逆施,是不是会给未来的新加坡人难堪呢?

陈庆珠这样的蠢材,真是误国啊。试想,辩辞如此苍白无力,还真难为他有这个脸皮混下去。试想,美国指责警方在扫黄行动中,逮捕89名孩童。那么意思浅显不过,在扫黄的行动中,孩童应该是被解救而不是被逮捕的。而且,看起来美国人的资料齐全,说89个人就是89个人。政府的反驳说:被逮捕的89人年龄不到18岁,但已超过14岁。他妈的,说清楚在14岁与17岁之间,到底几个人,难道这么难吗?可以不可以全都是14、15岁的未成年少女?如果是,不是孩童是什么?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