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节路淹水之我见

人往高爬、水往低流。治水、防水,当然得先知水性。水的特性,除非有盛具,不然总是流向低处,而且无孔不入。小时候上学,就学到了将几个盛水器连结起来,底部接通,就构成了连通器的原理。以前人在建筑时,并没有现代化的仪器来处理建筑构造的水平。那么,利用透明小胶管,在里头装水,在需要水平的两点做个U型。这时候,树胶管子两头的水位就是水平点。用绳线把两点连起来,就是水平线。


其实,除了地下阴沟,所有的地面上的沟渠都是根据连通器的原理,让水总向着较低的那边流动,最后是流向大海。其实,就算是阴沟,也是一样的原理。不同的是,地下阴沟的水位比海水水平还低,是不可能的任务。因为海水水位更高,所以地下阴沟是必须和海水隔绝的。也因此,要让地下阴沟的水流向大海,唯一的办法,就是使用水汞。

新加坡建国以来,据说使用了20亿新元来处理、建设沟渠、包挂地下阴沟等等排水道,都看到了很好的效果。因此,近十几年来,一些时患水灾的区域的人民,几乎忘记了有水灾这回事。然而,很不幸的,随着城市的发展,频繁的建筑、众多的施工地段,偶然还是可以因为人为的阻塞,发生了局部的小水患。然而,这是人民都可以谅解的。直到乌节路,这个从来不淹水、繁华的闹区也成为一片汪洋。

乌节路的淹水,就在“多亏滨海堤坝排水 不然最近水患会更糟”–早报的这一篇报道中透出玄机,叫人重温“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故事。公用局集水区与水道署署长陈元森指出,滨海蓄水池一般上维持在99.6至100.3mRL(metres Reduced Level)的降落水位,如果没有滨海堤坝,滨海湾水位可涨至101.4mRL。也就是说,在海水涨潮时,滨海堤坝的水位低过海平面(101.4mRL – 99.6mRL)= 1.8mRL及(101.4mRL – 100.3mRL)= 1.1mRL之间。

报道中没有如果没有滨海堤坝,那么海水退潮时的水位是多少。不过,其实我们不必急着晓得退潮时的水位,因为有了滨海堤坝以后,就几乎等于水位总是处在涨潮的状况之下的 — 虽然,离开涨潮的最高水位还有1.1mRL到1.8mRL之间。这样一来,根据连通器的原理,所有的流向滨海堤坝的沟渠的水位也是处在99.6至100.3mRL(metres Reduced Level)的降落水位。这时候,麻烦就来了。突然间的一场倾盆大雨,突然间集结的庞大的水量,在前路不通、或水流非常缓慢的情况之下,开始泛滥成灾。

公用局集水区与水道署署长陈元森的说话,就证实了这点。他说:“在国家环境局清晨5时发出暴雨警报前,滨海堤坝一直是关闭的,以阻挡海水涌入,当时滨海蓄水池的水位是99.8mRL。接获警报后20分钟,蓄水池水位上升至100.3mRL,工作人员于是开始启动铁闸,把过量雨水排出大海。”然而,“随着流入滨海蓄水池的雨水越来越多,水位一度涨至100.6mRL,相等于涨潮时的高水位”,这时候,就是等于说大势已去。水灾不能避免了。

随笔南洋网有篇文章,就很好的解释了这点。

QUOTE:
乌节路,武吉知马路这一带地方的淹水,会成为常态,因为是滨诲堤坝造成的。
以前海坝还没建时,河道的水位高低是跟着海潮涨退决定的。当涨潮时,海水倒流进河道,河道水位升高,如果刚好那时下一场特大雨,河水流到海里流速慢了,就有可能淹水。所以淹水情况是取决于海潮及雨量。

现在滨海堤坝建成,海湾变成贮水库。海堤坝的高度比最高涨潮的高度还高一些,以防止海水流进贮水库。因为这样,现河道的水位的高度一直保持在最高涨潮的高度,造成河道的剩下容量减少,所以一下特大雨时,由于容量少了,流速慢了,一定淹水。有注意到加冷河的水位,满到可以划船呢。


不是政治人物就无耻的。然而,看来新加坡政府对事的无担当,给人的感觉,是有愈来愈无耻的现象。环境及水源部长雅国博士在国会强调2008年启用的滨海堤坝其实已经解除了涨潮对史丹福水道的威胁。暴雨来临时,滨海堤坝的9道冠形铁闸和6个霸级水泵都会启动,及时把突如其来的大量雨水排出外海。– 是一个不顾事实、无耻的、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谎言。李总理水灾是不能避免的,也是一个庸碌者毫无诚意、推诿政府职责、毫无担当的说话。李资政为了爱惜孩子,甚至说出“认为在我国土地空间有限的情况下,除非人们愿意接受把公路一半的路面用来拓宽沟渠,否则再多的排水工程也难以使我国完全摆脱淹水问题。”这样荒缪的说话。

像新加坡这样的弹丸小岛,土地面积有限。沟渠的作用,本来是用作排水罢了。过去的经验,都在在的证明了这些排水系统是有效的。然而,当沟渠和水道也负担上蓄水的作用时,效果就完全不同了。滨海堤坝的建设,更是让排水变成了蓄水。变成了乌节路水患的祸首。一个月发生三次大规模淹水,终于让公用事业局无从以垃圾组塞水道来搪塞,宣布将重新检讨全岛水道系统总蓝图,探讨如何改善排水量,以及加强防水措施。

公用事业局说一些传统易淹水区及水患热点的水沟扩建工程会提前,其中史丹福水道将获得优先考量。史丹福水道并不是传统的水患热点。从这里可以看出,精英们就是撕不下这块脸皮,承认滨海堤坝的设计缺陷。把新加坡的有限的水患和拉尼娜现象、台风牵扯起来,那是很可笑的、把人民当成白痴的无耻作风。因为很显然的,这些气候变化的范围不会只局限、或神奇的选择在新加坡这个弹丸之地发生,而一水之隔的新山却不受丝毫影响。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