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特赦,原来和信约一样,都是子虚乌有

22岁的杨伟光来自邻国马来西亚。最近,英国作家沙德雷克撰写的新书《一名刽子手的黄金岁月》,在新加坡的书局消失,沙德雷克更被新加坡政府以藐视法庭的罪名被起诉。检控方表示,沙德雷克书中有批评新加坡司法公正的内容。罪名如果成立,这位75岁的老作家不仅会被罚款,可能还得受入狱不超过两年的刑罚。因此,因为走私47克海若英毒品被判决死刑,杨伟光寻求总统特赦的新闻,就在国际网络上引起了一些针对死刑的讨论,并且广受人权主义者的非议。

每个人都在扮演自己的角色。作为新加坡人,我可也不想毒贩将新加坡当成金矿,运送毒品来戕害新加坡人。因此,对于死刑是否恰当,不是我适于讨论的议题。我关心的,只是他的贩毒行为是否真实。因为,很多时候,年轻人被人利用,在本身不知情的情况之下,成为毒贩的运送工具,那么这和存心造孽、赚快钱的毒贩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不过,杨伟光看来不是如此。他的罪证俱在,死刑难免。因此,为求保命,杨伟光在法律上的最后一途,就是寻求总统特赦。然而,在寻求特赦失败之后,他的一再试图保住他的性命的M.拉维律师,就以杨伟光在寻求总统特赦的过程中有缺陷,要求法庭检讨特赦过程,并且无限期推迟执行杨伟光的死刑。不过,M.拉维再告失败。昨天,高庭法官庄泓翔以新加坡的特赦过程和权力都不由得法庭来检讨,驳回他的申请。

新闻读到这里,本来以为法官的判决无懈可击。可是继续跟踪的结果,却让人瞠目结舌、大跌眼镜。原来M.拉维律师所提出的要求司法检讨的其中的一个理由,就是特赦权应由总统而非政府内阁行使。然而,真实的情况,却是总统在咨询政府内阁的意见之后,才会决定是否给与死刑犯特赦。这就等于总统私底下把这个权力转交给内阁。

这样一来,两把锁匙变回一把吗,岂不是证明了总统毫无担当?然而,法官的解释才让人吃惊。他不认同律师这样解读宪法中有关特赦权的条文。法官说:“根据宪法第22P节条文,总统是在听取内阁的意见后才能特赦囚犯。换言之,总统无权作主,完全是内阁行使特赦权。

到底是“总统特赦”还是“内阁特赦”,从法官的阐释中,总统。又再次的灰头土脸,彰显出将近四百万的高薪,这些来自新加坡人的民脂民膏,花得多么冤枉!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