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建国前

“天生我材必有用”,广义来说,上自帝皇将相、下自贩夫走卒,都可以是人才。因此,凡外来人皆人才,这个在理论上还是成立的。不同的是,才有大小之分、质有优劣之别。那么,关键和区别就在于引进外来人才的最终目的。


不管是大才小才,如果是外来人才,就算是好才,那么最怕的就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毕竟人心是丑陋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句话就说尽了一切。因此,好的人才还必须通过‘融入、融合’这一层最重要的关卡。俗语说:“强龙不压地头蛇”、“入乡随俗”都是这个意思。

因此,外来人才是必须采取主动的心态来融入,这是我一路来想要强调的。如果中国人来了想把新加坡变成大陆某个城镇;印度人来了想把新加坡变成新德里;如果缅甸人来了想把新加坡变成仰光,能够年年举行泼水节;如果泰国人来了想把国汤 — 冬炎汤变成新加坡人的主菜,那么,我会毫不犹豫地说:“他们就不必来了的好!”

既来之、则安之,新加坡人本来就是移民的后裔,在这里落地生根,那么人同此心,就没有反对别人来这里共创辉煌的道理。而且,很明显的,新加坡作为一个移民国家,移民从来就不是一个课题。然而,移民最终竟然成为一个课题,如果追根究底,处理移民问题的新加坡政府就逃脱不了办事不力的责任。

据我看,全世界个别国家的人民,我是想不出会有什么人会反对善意移民。在植物移民中,我读过中国网民某些针对紫茎芝兰的帖子,大家有兴趣可以谷歌一下。紫茎芝兰这种植物,因为生长极快,生命力旺盛,移植的结果,最后总是鹊巢鸠占,把本来土生的植物灭绝了。

试想,如果原来的植物有知觉,会不会群起反对人民移植这种怀有恶意的植物呢?啤酒女郎来了,不仅压低了咖啡嫂的薪水,使得她必须打两份工才能度日。在某一些方面,更是剥夺了咖啡嫂的工作机会,绝对不是那个林白痴说的白痴话那般白痴。

新加坡人含辛茹苦,想不到的是,“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建国前”。新加坡人好不容易,一步一脚印走到先进社会,到头来却得与来自发展中国家的人民竞争精英漏下来的面包屑。这对于广大的底层、中下层人民,真是情何以堪啊!

其实,新加坡政府才是移民课题的制造者,李总理口口声声必须把移民和外劳区分开来,然而,政府在政策上却是藉着外劳的人头税牟利的同时,压制、压低了底层人民的收入,让这些平日就已经捉襟见肘的人百上加斤,须得依靠社会和政府的施舍过日。如此两面三刀,简直滴滴是血。

移民不是课题、外劳也不是课题,前提是新加坡所有各个阶层的人民,都有机会尊严的活下去。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