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感想

上山和下山,都是一条同样的路,只是转换了方向。诺贝尔把和平奖颁给曼德拉,世人津津乐道。诺贝尔把和平奖颁给奥巴马,世人的眼神只有错愕。不错,诺贝尔把和平奖授予曼德拉,并不是他坐过牢,而是在于他在掌握诠释之后心胸的无比宽大。

我对于昂山淑枝和刘晓波成为诺贝尔和平奖的人选没有微词,也不认为坐牢是他们被遴选的原因。诺贝尔要把奖项颁给谁,就比如它要上山、要下山,都有着自由,甚至是迹近霸道的自由,可以不理睬诺贝尔本人的遗志。

俄罗斯媒体10月8日发表文章,就认为诺贝尔和平奖沦为西方政治工具。当然,你可以认为这是俄罗斯人残留的冷战意识形态在作祟。然而,你却必须仔细看看诺贝尔和平奖的得奖人,是否符合诺贝尔的本意。诺贝尔曾在自己的遗嘱中写到:“和平奖应该授予为各国人民的团结、消灭奴隶制、减少军队数量和促进达成和平协议作出重大贡献的人”。

不平则鸣,这世上永远都有两种声音。你可以为自己的立场坚持,却不能封住别人的嘴巴。诺贝尔和平奖的理念距离不是离我们还很遥远,而是在政治操作之下,已经逐渐脱离了诺贝尔的宗旨。当然,我们没有那个资格批评诺贝尔的决定。一来木已成舟;二来没有耳朵愿意听。但是,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把尺,你的尺和我的尺不一样,一个上山、一个下山,角度虽然一样,只是结局绝对迥然而异!

对于徐顺全的信也是如此。我只在乎徐顺全写信的角度,不在乎他这个个人。李 光耀为了达致个人在政治事业上的巅峰,在一路攀爬的过程当中,就因此推挤了许多一样在攀爬的人。这些人被推下危崖、被挤下山沟。他们不是陷入苦海、就是进入地狱。或许,竟争本来就是残酷,政治从来也是黑暗。只是,我还保持着的一点儿人性,让我在为李 光耀一家子的幸福美满温馨赞赏之余,同时也为被他推挤下危崖险峰的人 — 为他们无辜的家人失去了一生的幸福而叹息!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对你如此,对徐顺全也然。或许,你可怜的狭隘的心灵,从来就没有空间可以容得下对失败者的怜悯。然而,去读读林福寿的心声,你可以发现到,他从来就不怨恨,他要求的,只是恢复一生的清白,祈能洗净强权者荒缪加在身上的耻辱。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