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头粉面张思乐

看过金庸的《射雕英雄传》,对于蒙古军队里头十夫长、百夫长、千夫长、万夫长的衔头甚感兴趣。这样直截了当的阐明一个人的武艺和领导能力,比起哪些繁琐的官职衔头简易明白的多了。然而,我这里提起这些长、长的,并不是对蒙古人的历史发生兴趣,而是对我国政府无聊、荒缪的暴发户思维感觉卑鄙。

在早报《射击队展现潜能 张思乐:应建造综合射击场》的这一篇报道,我对着张思乐拥着盖斌的照片真想呕吐。嘿嘿,我不是以为他在搞什么后庭花的游戏,而是对他的无能、无耻感到不是滋味。他说:“射击队这次交出的成绩单,是过去几年积极努力的成果,尤其是手枪选手。他们人数不多,从事该项运动的时间不长,但却可以在这次盛会取得佳绩,实在不易。射击队不仅在东运会上创造佳绩,也在共运会上为国争光。”

够无耻的,射击队这次的成绩,张思乐和那一帮有关的人,做出了什么“积极努力”呢?上一届共运会,盖斌作为新加坡从中国人聘请过来的教练,四年后,摇身一变,就以新加坡的选手参予共运会比赛,新加坡作了什么努力呢?盖斌作为教练,终于训练出几个阿猫阿狗为国争光?

新加坡是个小国,人口就只有3百多万。这就和十夫长、百夫长的原理一样,在3百多万人里头出类拔萃的人物,尤其是运动选手,要和中国13亿人口中的尖峰份子比较起来,相差就不是以道里计了。每一种运动,重要的并不仅是运动员的素质,还需要有适当的切磋和竞争才能够提高技艺。试想,从十人里头选出最好的、从百人里头选出最好的、从千人里头选出最好的、从万人里头选出最好的,一般上都可以优劣立判。这好比站在喜马拉雅巅峰和站在武吉智马山上眺望,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新加坡人的体育运动事业,如果就交在张思乐这等好高骛远、却又是绣花枕头的草包。那么除了油头粉面,肯定就一无是处,到处惹笑话了。其实,惹笑话还只是让人觉得他的贱罢了。最要不得的,还是把大把大把的民脂民膏随意挥霍。试想,青奥会预算为何超支3倍的糗事还是一团迷雾,现在他竟然有这个脸皮搞什么综合性射击场而请命?像这么一个永久性的、需要耗资3500万至4000万元的建筑物,可不是3元5元。而问题还不是这儿,真正的问题是,谁 – 才是这项措施的受惠者呢?

看到共运会那一堆得奖的名单,有几个是真正的新加坡人呢?李连杰虽然已经是新加坡公民,然而国际媒体从来就没提起新加坡有这样的一个国际巨星。而就算是本地平面媒体,也一直把他列为海外明星。李 光耀刚刚说过“盖棺论定”。其实,这些乘利而来的人,是不是新加坡人才是还得等着‘盖棺’哩。

一路来,支持海外兵团、雇佣兵的人,都是信誓旦旦的谎称是为了提高新加坡人的运动素质、技艺,是为了培养新加坡人而努力。然而,盖斌从教练的身份化身为选手就拆穿了这个谎言。很显然的,在13亿中国人挑选出来的尖子,就算是排名100,实力还是比咱们的第一还高。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海外兵团、雇佣兵就成为一个撄取奖牌最直接的捷径。几年来的事实,都证明了这点。永远的海外兵团,这些雇佣兵就将永远的剥削了本地年轻人出头的机会。那么,这个耗资4000万,来自新加坡人民脂民膏的综合性射击,最后都将只是让海外兵团和雇佣兵得利,一切的便利都是为彼等开路。

若要比高,不必用头脑,用膝盖去思想,也知道就算站在喜马拉雅的山脚,也让站在武吉智马山头的你我望尘莫及。然而,我们也不必自卑。大国虽有大国的风景,小国自有小国的图画。就像大鹏鸟虽有广阔天地,小麻雀总有小麻雀的地盘。若是有谁幻想天开,以为可以飞得和大鹏鸟一样高,那就好比幻想把喜马拉雅山搬到这里。不是吗?也只有草包,才会有这般的白痴!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