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盘生意怎么做?

腊鼓频吹,圣诞的铃声响起,预告新的一年又要来到。每年的这个时候,牛车水,新加坡的唐人街,都会迎来一番热闹。说起来,这还是真够尴尬!你看中国大陆、台湾、香港、澳门,这些华人区,何曾有个唐人街。为什么?因为何处不唐人嘛!然而,做为有7成多华族人口的小国,新加坡 — 在政府精心经营策划的居住政策之下,就连每一座组屋都根据民族比例来分配。那么,你看有哪个组屋区、住宅区,哪条街,何处不是充斥着黄脸孔?说真的,何处不是唐人街呢?

呵呵,我这是说到哪儿去了?话说牛车水唐人街每年的这个时候,又是‘牛车水年货市场’这棵摇钱树花开结果的时候了。嘿嘿,说到这儿新加坡华人又有了一层尴尬。怎么呢?原来好多新加坡华族早已经对自己作为华人的DNA不满。譬如早报这个论坛,对于拥有相同的DNA的中国人的批斗,视之为异族、当之蛇蝎猛兽,口诛笔伐、从来就不会心软、口软。那么,还庆祝个什么鸟年呢?

哈哈,不是鸟年,是兔年。原来,这个‘牛车水年货市场’,热闹为的可不是新年,而是中国人最为传统的农历新年!每年的这个时候…腊鼓频吹…哎哟,还是说回‘牛车水’这个年货市场如何变成当局的摇钱树这回事吧!话说早报今天有个话题,那就是《牛车水年货市场 摊位标价创新高》。报道中说来自马国的大学毕业生张诗詠和朋友掷下3万多元,成功标下牛车水史密斯街四个摊位;其中两个“龙头”摊位标价创新高,每个成功标价达1万1000多元。

说实在的,我这个老流氓,是最传统的华人。然而,让人汗颜的是,从懂事到现在,对这个‘牛车水年货市场’却是颜吝一面。当然,原因除了阮囊羞涩之外,其实本人对于凑热闹的事从来就是退避三舍,避之则吉。对不住,又扯开了。老流氓既然对这个年货市场毫无兴趣,怎么又噜哩噜嗉的叽喳个不停呢?

原来吸引我的,却是早报记者顾功垒的一句话 — “摊位标价高 不转嫁给消费者”。他妈的,这个记者可真阴功,老流氓就因为小贩怎样做才能够在“摊位标价高”的情况之下,如何不把增加的本钱“转嫁给消费者”而茶饭不思,脑筋不灵。为了这个,老流氓惯有的僵脾气又来了。一而再、再而三的把颜功垒的报道从头到尾一连看了三遍。从那些得标的摊主张诗詠、李可心,牛车水大厦小贩中心公会主席林玉铭,负责佛牙寺旁大草地和后港中心年货市场的卓江山等人的谈话中,就是找不到“不把摊位标价高的费用转嫁到消费者”这样的意思。

嘿嘿,在砸下了3万多元标了4个摊位,再加上2万多元的年货成本,投资总有6万元吧?张诗詠打的是如意算盘,有信心在‘牛车水年货市场’开张的1月14日至除夕夜这18天内,净赚到5000元到8000元。老实说,我不是做生意的料,然而,在这样的一个简单的算数中,张诗詠的摊位成本是超逾60%,而货本是接近40%,他的理想净利是成本的8到13%。那么,我倒是想要请教颜功垒,他用的是什么数学,让张诗詠这群标到摊位的小贩不必把“高价标到的摊位成本转嫁到消费者身上”,还能够让张诗詠净赚到5000元呢?

他妈的,哀莫大于心死,气莫大于记者无耻啊哩!每一个向张诗詠购买年货的顾客,年货的价值只有买价的1/3。其中60%被当局吃掉了。10%左右是摊主的盈利。譬如就说10块钱吧。那么大约当局收了6元,货物只值3元,张诗詠赚了1块钱。那么,颜功垒啊颜功垒,这就是赤裸裸的把6元“高价标到的摊位本钱转嫁到消费者”的血淋淋的现实。

老实说,如果新加坡政府不搞这些年货市场,藉着摊位喊标得来的侥幸来榨取民脂民膏,那么新加坡华族的农历新年,在购买年货的消费上,或许可以增加了不少购买力。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