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业补助金 — 纳粹集中营的马铃薯

在污浊的政治圈子里,邪恶就像洪炉火,就算是如何坚硬刚强的金刚石,终究也会被溶化,何况只是一个硬汉?发福得有点儿脑满肠肥的刘程强,譬如一颗本来梭角峥嵘的石头,经不起河水一再的冲刷,早已经被糟蹋成为一颗晶莹光滑的鹅卵石,和溪水一起相映成趣。

刘程强指出工人党现阶段并不主张实行最低工资制,认为政府各项措施若是无效,无法改变低薪工人的处境,那到时政府就有必要重新考虑这项建议。这一招面面俱到,太极功夫打得深,表面话说得漂亮,其实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那就是狡猾,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潮州鹅卵石深谙全身之道,人单势孤,不撄执政党的锋锐,或许情有可原。虽然狡猾,比起人力部长颜金勇的无耻却是好得多。颜金勇引述香港和台湾的例子来说明,制定最低工资所可能带来的问题。颜金勇说:“然而,若提高最低工资却造成更大的经济成本和风险,这反而会伤害低薪工人的利益。因此,最低工资引起了(香港)企业、工会和政府之间的不满情绪。”

颜金勇的无耻,就在于含糊的指出了(香港)企业、工会和政府之间的不满情绪来企图混淆黑白,因为企业的不满是失去了任意剥削工人的空间、工会的不满是最低工资还是差强人意。而香港政府,却没有所谓不满的理由。

如果说,颜金勇迹近无耻,那么林瑞生就显得愚蠢犹如白痴。不是吗?全球既然有九成的国家已实施最低工资制,那么你就必需找出为什么90%的人类实施这个制度的原因,然后才开口说话。新加坡不必有样学样,是新加坡人不是人呢?还是林瑞生找到了仙丹灵药?

足够的财力和培训条件是比最低工资制更理想的计划?林瑞生的脑袋,比之白痴更可怕。很简单的道理,如果不是现状出了差错,为什么最低工资会被提上议程。林瑞生的大言不惭,其实真正显示了新加坡政府的勇气 — 选择走自己的路的这个勇气,归根究底,就是可以不顾人民的死活。

《杨莉明的胜利是谁的胜利?》,二丑记者游润恬一而再的显示出肉麻、只懂得阿腴谄媚的本质。难道说,《朝野议员不赞同最低工资制》,变相压制、剥削人民所得的权利,就是提出这项动议的杨莉明的胜利?

其实,就算是执政党本身的许多议员,都和刘程强一样不敢把话说死。《有些议员认为 不应全盘否定最低工资制》就一言道出了内幕,那就是矛盾的尴尬。对于一个现代社会的[人]来说,什么是最低工资呢?其实,这是个最简单的问题,却因为哪些别有居心的人拐入牛角尖,钻不出来就以为很复杂。

如果把一个人比作一株植物,那么最低薪水,就譬如最起码的阳光、最少的水份来维持一棵植物的生长。从这个道理来说,就业补助金就譬如看到一棵植物就将枯萎了,才赶快淋上一点儿水延续生命。而对于一个领取就业补助金的个人来说,就是苟延残喘。若还是不晓得苟延残喘的意思,那么可以参考纳粹集中营每日分发的两个马铃薯。

全世界有90%的国家,都晓得衡量,都晓得植物没有起码的阳光和水份就不能活。因此制定了最低工资,让自己的人民拥有在自己的土地上生存的权利。如果说,实行最低工资会因此引起公司倒闭,那么岂不是说,不必付工资的奴隶制度更加美好?怕工人丢了饭碗的同时,我们却为了怕部长总理丢了饭碗而高薪养廉,这是不是个极大的讽刺?

就业补助金的实施,其实就是一个有力的证据,说明了最低工资不可或缺。明人不说暗话,新加坡不能实施最低工资的制度,就是因为不能放弃剥削外劳所带来的钜大盈利。因此,在两难之间,政府就必须晓得就业补助金不是一种对国人的施舍,而是一种亡羊补牢的责任,必须逐渐加以完善。而对于领取就业补助金的新加坡人来说,40万名月入不到1700元的低薪工人更必须晓得,这是你的权利。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