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底下的黑工 — 漫谈新加坡的怪现象

天下的乌鸦一般黑,在生意人来说,更是如此。所谓在商言商、无商不奸,走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雇主和雇员之间,总会有一条跨越不了的鸿沟。对雇主来说,想得到重利,除了产品能够得到市场肯定之外,成本自然是弄得愈轻愈好。因此,如何减轻成本从来就是雇主的老生常谈。而员工的薪酬一般上占据成本的份额都很耷,因此相对的不免就会对员工的薪资显得苛刻。

因此,就可以想象为什么世界上大多数的国家都制定了最低工资这个制度,以法律来保护一般工人不致于被雇主任意剥削。但是,不容讳言,最低工资也因此对所有雇主造成了一定的压力,对成本造成一定程度的负担。在本质上来说,显然对雇主是不利的。

也因此,新加坡政府把最低工资这个制度视如蛇蝎,千方百计弯曲这个保护社会最底层弱势群体的制度,网顾全球有90%的国家,尤其是所有先进、民主、文明的国家为何都施行这个制度来保护自己国民的原因。其实,人往高爬、水向低流,有一个很普遍的现象,那就是不管国家有没有实行最低工资制度,劳动力的趋向,总是倾向于得到比本国更高酬报的区域流动。

人往高爬、水向低流,本来就是颠扑不破的真理。世界第一经济强国 — 美国就因此成为劳动力移民的首选之地,也造成了大量非法移民,出现了所谓黑工的这个社会现象。其实,不要说美国的黑工有千万多人,就算是我们的近邻 — 马来西亚的非法移民,黑工也有几百万人。

我这里不谈黑工的凄凉处境,只是针对于黑工的出现作点说明。而这,又得绕回圈子,来到商人重利的因素。就以美国人来说,因为就业受到本国法律的保护,雇主在付出工资时,就不得根据法律执行。然而,这些雇主在聘请没有居留权的非法移民时,因为这些黑工见不得人的身份,就使得雇主能够方便剥削、榨压,以苛刻的报酬来换取更多的劳动力,达到减轻成本,增进利润的目的。

非法移民在美国打黑工,受尽欺凌,酬报又少,对美国的经济贡献很大。这也是美国开国以来,非法移民总是有增无减的原因。就算是处在发展中国家行列的马来西亚,也是如此。马来西亚主要的非法移民大部分都是来自经济更落后的印尼。这些印尼人因为能够接受比马来西亚人更低的薪水,做更粗重的工作,追根究底,对于马来西亚GDP的贡献还是挺大的。

所以谈到黑工,就是要提到聪明的新加坡政府,把黑工给漂白了,成为百万外劳大军,为新加坡的繁华作出了超级的贡献。这些外劳,来到了新加坡这样一个没有最低工资的先进国,就给新加坡政府制造了一个光明正大剥削的理由。来自中国印度巴基斯坦等等国家的外劳,如果能够拿到比本国更高的薪水,他们就高高兴兴的来了。印尼的年轻妇女,能够拿到新币300元,是本国最低工资的两倍多,就算是做女佣,也都来了。

这,本来也没什么不好,吃的是草,挤出的是奶,总之是为新加坡的GDP流血流汗,为什么还有这般多的新加坡人要挑剔呢?哈,问题是,新加坡政府把黑工给漂白了光明正大的剥削,却造成了本国的一部分人民受了池鱼之殃,明明是白工,应该是受法律保护的公民,却因此遭遇和黑工一样的待遇,甚至比黑工还可怜。不是吗?漂白了的黑工拿到了新币换人民币、换卢比、换印尼盾,在自己落后的家乡就可以造个像样给人住的房子。然而,变成了黑工一样的新加坡公民,新币还是新币,买了油盐少了米,买了酱醋无柴薪,这日子怎么过啊?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