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宝山:如何理解“负担能力”

有说老王卖瓜、自赞自夸的;又有说是卖花者赞花香的,为自己的利益服务,这都算是老生常谈了。因此,当看到马部长把组屋课题弄到天怒人怨,大约是对即将来临的大选有点儿不舒服的压力,竟然上书媒体,老着脸皮自己来谈人民对于屋子的“负担能力”时,我心里喜忧参半。喜的是 — 这肯情好,马部长终于也晓得他的组屋政策不受欢迎,可见良心还没有达到干瘪的地步。而忧的是 — 搞出民怨的他竟然把这项苛政当成壮举,那么不啻是自己出题给自己考试、然后还由自己打分那么的荒缪、诙谐。

马宝山说:如何理解“负担能力”?一连串的数字,一连串的津贴,不外总是确保国人负担得起组屋。然而,大象有大象的负担能力、驴子有驴子的负担能力、马有马的负担能力、牛有牛的负担能力。如果说由一只恐龙来谈老牛老马的负担能力,这一笔账却不知怎么算?

不是吗?马部长的薪水,听说不到3百万,总也有2百5吧?今年发了4.1个月的大红包,3百50万就出头了。由这样的一个人来谈年薪不过几万元的小老百姓的“负担能力”,大约也就是隔靴搔痒,等于说说笑话罢了。

我觉得,马部长如果自己摸着还有点儿心肝,那么或许可以学学古人当官的微服出巡的典故。这事儿其实很容易办。譬如说,你马部长索兴就支取8000块薪水,学着这阶层的人在5房式组屋住三两个月偿偿滋味。接下来再接再厉,用3、4000块钱住进3房式、4房式组屋,学习怎样过过清谈的日子。当然,最后免不了还得试试看,领取就业补助金,如何在1房式、2房式租屋里头省水省电。

那么,这时候马部长才来谈“负担能力”,肯定就会头脑清晰、思维敏捷,演讲起来也就事半功倍!不是吗?什么叫做“负担得起”?一只骆驼,可以负重1000公斤。然而,再加上一根稻草,就可以把它压死了。新加坡政府的所有良政,不外总是计算出人民的“负担顶限”,施行种种的苛政逐渐的加重负担,把人民当成骆驼,800公斤、900公斤、1000公斤的叠上重物。发觉骆驼还是顽强的支撑着,好不高兴。然而,当再次把一些重物放在骆驼肩背上时,这时候骆驼却‘卟’的一声从口中吐出白沫,前脚就要软下去了,看着不好了,就赶快帮骆驼卸下一些重担 — 就说这是津贴,这是补贴。

所有的政策,什么津贴啊补贴啊不外就是这么回事。增加了消费税,譬若就是加在骆驼背上的重担。消费税补贴,等同取下可能会压死骆驼的最后那一根稻草。

唉唉,做牛做马的,主人如果根据它们的“支付能力调查”,把牛马的“负担能力”天天消耗殆尽,那么应该是很快就得报销,变成马肉牛肉摆在摊子上卖了。不错,新加坡人民都很坚韧坚强,什么都负担得起,直到生命终结的那一天,等待的是那一根最后的稻草。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