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60万名会员的职总与40万名工人必须依靠领取就业补助金过活的国耻

有谁敢讲赌博是正当的呢?当一个政府认为只有开赌才能维持经济增长,为了GDP撕下道德的面具的这个时候,无能和庸俗就是惟一的合理解释。当廉像一只贪婪的饿兽,必须喂以人人喜爱的黄金,那么如何填补高薪养廉这个无底洞,让人一想起就毛孔悚然,可怜那硬硬挤出来的民脂民膏,可以被压榨到几时?

已经有新加坡人尝过了可以死不可以病的辛酸,一提起卫生部长就感到凄凉。这个戴着佛面具的伪君子,就像50年代黑白电影里头闭目念经敲木鱼的干瘪老太婆,睁开眼睛立刻换了模样,有多苛刻就多苛刻,一付坏心肠。这卫生部长今天刚说要帮你减少医药负担,他不帮还好,一帮医药费用很快就直上云端。

不过,有件事想来想去实在荒唐。这个卫生部长心肝坏了要修补,大手术就算是最穷的C级病房,医疗费用也得千千作响。然而,这个部长,最好的医师治病,睡最好的病床,竟然炫耀加加减减8元新币就可以埋单。还有个马部长,国家发展部买卖国家土地,国库赚得满满。一群阁员处心积虑、呕心泣血就是要GDP能够翻几番,那么高薪养廉也就理直气壮。然而,回过头来,却对着组屋居民双眼泪潺潺,哭诉津贴若干、亏本若干。一声声“负担得起”,最终是组屋起价又何妨?

哈哈,奇迹的小红点,小红点奇迹多。话说小红点的骄傲,就是劳资政的和谐。然而,职总属下工会有60万名会员,3百万人口的新加坡人,却有40万工人依靠就业补助金的救济才能勉强过活。明明是资政和谐,工人都被河蟹了,这职总秘书长还口水多多。他不知是代表工人,海事代表资方?竟然荒缪地说:“确保更多行业贯彻“更省、更好、更快”(Cheaper Better Faster,简称CBF)的理念仍是工会关注的重点。”

做为工会的第一人,为什么不是“确保工友工作更安全、薪水赚得更多?”拿了工友的会费,胳膊子却向外弯。如果要帮行业贯彻“更省、更好、更快”,那么岂不是把工人当作奴隶,肯定到时行业就是最省、效果效率就是最好、赚钱也就更快更多。

难怪提起最低工资就会皱眉头。写到这里,我却有一个奇想。那就是为什么职总60万会员,却只有林瑞生一个嘴巴?为什么60万会员,不能够对于是否支持最低工资制度来一个内部公投?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