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文远功德又一桩

QUOTE:世卫组织:接种甲流疫苗后 12国儿童患嗜睡症

(2011-02-09)

(日内瓦法新电)世界卫生组织说,至今已有12个国家向该组织通报,当地儿童在接受了甲型流感疫苗注射后患上嗜睡症,患者突然昏睡的概率比未接受注射者高出9倍。

科学家认为,有必要对此进行深入调查,欧洲药物管理局也已展开调查

嗜睡症(Narcolepsy)是一种睡眠失调现象,患者会感到极端疲倦,昏昏欲睡,往往会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睡着,甚至是在活动中途突然入睡。

世卫组织发表声明说,以往的流感疫苗注射从未引发这种现象。这类睡眠失调症主要发生在青少年身上,而且以瑞典、芬兰和冰岛的病例最多。

世卫属下的全球疫苗安全顾问委员会,是在对芬兰一项调查的初步结果进行分析后,认为有必要对流感疫苗与嗜睡症之间的关联进行深入调查。

芬兰国家健康与福利研究所一周前公布的调查报告显示,4岁至19岁的孩童在注射了英国制药商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公司生产的Pandemrix甲型流感疫苗后,患嗜睡症的风险比同年龄组未注射疫苗的儿童高出9倍。

世卫说:“各国曾在2009年广泛使用疫苗对抗甲型H1N1流感,而自2010年8月以来,已有至少12个国家报告出现嗜睡症的病例,尤其是儿童和青少年。”

该组织指出:“全球疫苗安全顾问委员会同意,有必要对嗜睡症以及注射Pandemrix H1N1流感和其他H1N1流感疫苗,进行进一步调查……过去,我们并没有发现,任何对抗流感或其他疾病的疫苗注射,同患嗜睡症的风险增加有关联。”

不过,芬兰国家健康与福利研究所的报告指出,最可能造成这种现象的是“疫苗注射和其他因素带来的联合效应”。

该研究所说,如果年轻人注射了Pandemrix疫苗,他们“患上嗜睡症的风险将提高许多”,但研究员也强调,有必要展开更多调查。

去年8月,该研究所曾建议,停止使用这种疫苗来对抗甲型H1N1流感,直到研究员找出疫苗和嗜睡症之间的关联为止。

世卫组织的数据显示,在2009年至2010年之间,共有47国家使用了Pandemrix疫苗。UNQUOTE

新加坡是否也在这12个国家里面呢?

前日偶然看到凤凰卫视文涛拍案这个节目,内容提到了台湾都选举,连战儿子连胜文在为人站台造势助威时,遭到绰号[马面]的黑道人物的袭击,福大命大,子弹穿脸而过,余威所及,伤及无辜,竟然把一个坐在轮椅的支持者送上黄泉不归路。

真所谓阎王注定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这勾魂使者,就是[牛头][马面]两位大爷。袭击连胜文的黑道大哥,号称[马面],那么平日里头为人如何,就也不必多费唇舌。

新加坡人不幸,恰恰的也被这[牛头][马面]骚扰得叫苦连天。这几日,或许大选将近,[马面]感受到了千夫所指的压力,开始在党报上发表文章,为自己的德政粉饰。可惜的是,任他说得天花乱坠,也总移不开压在人们心上的一座大山。

而说到这个[牛头],就让我想起了Sabutex。当这个以毒代毒的政策引起了漫天风雨之后,对于“Subutex”,许文远说,“如果我们早知道有这么严重后果,当初就不会允许这药在本地使用。”

那么,如今对于注射H1N1流感疫苗的青少年所造成的危害,许文远会不会再说:“如果我们早知道有这么严重后果,当初就不会允许这药在本地使用”呢

往事历历在目,许文远作为卫生部长,引进了1百万剂甲流疫苗,心中盘算的,是如何从国人对禽流感的恐惧中,在甲流感的疫苗中大赚一笔。然而,让他想不到的是,新时代的资讯流通迅速,从国际新闻中大部分的医药人员本身都拒绝注射疫苗中的诡异反应里头得到了清楚的讯息。那就是这个匆匆上市的疫苗,先天不良,完全没有足够的临床试验作为根据。再加上流感的威胁并不如许文远说的那般严重。结果是,响应许文远号召,注射疫苗来防疫的人民者寥寥可数。

这一来,许文远投资疫苗,期盼大赚特赚的目的等于泡了汤。面对太多的过期作废的疫苗存货,逼得许文远不得不三番几次修改甲流疫苗的本钱。藉口优惠人民,本钱就像变魔术一般的从开始的31新元的掉到7、8块钱。许文远的说辞如出一辙,从来没有去想一次性订购的疫苗为何成本会相差如此之大。其实,许文远的愚昧为维文、张思乐等在青奥运的开支超出预算数倍作了很好的诠释 — 这就是,这些精英,不是信口开河,就是数字的白痴。因为面对太过明显的错误和破绽,竟连自圆其说也难,就只好装糊涂。

不是吗?一剂疫苗31元是以成本价惠民、一剂疫苗17块钱也是成本价惠民,这里面的糨糊,糗可大了。可是,今天回想起来,也幸好许文远想着从疫苗横赚一笔的贪婪,新加坡人才侥幸逃过一劫,真是不幸中的大幸啊。不是吗?如果他当时抱着菩萨心肠,买来1百万剂疫苗就为人民免费供应,那么新加坡人岂不是在劫难逃了?

嘿,关于这H1N1甲流疫苗,世卫既然没有公布各国的名单,许文远当然也不会傻到为自己找麻烦。因此,继续扮懵装傻是必然的。只不过,这却让我突然想起,说到受到毒品危害,像海若英啊冰毒啊和什么乱七八糟的合成药物,世界各国都被波及。只有“subutex” — 却好像是新加坡特有的专利!

嘿嘿,subutex作为一种药物,在新加坡却被当成毒品,这其中的蹊跷,完全就是许文远一个人搞出来的。这样的卫生部长,还有这个脸皮赖在位子上误人误己,就算不是[牛头],脸皮如牛皮般厚,相信是可以肯定的了。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