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也有道与道也有盗的灰色幽默

河川生态园工程延宕 大使延迟明年履新》– 李韵琳的报道,标上如是标题。吊诡的是,新闻却发表在[中国新闻]的版位。

原订今年下半年来新加坡的“熊猫大使”——“武杰”和“沪宝”,因坐落新加坡河川生态园的栖身之所无法如期竣工,将改在明年此时登陆。

熊猫来不来,对更为关注成为‘房奴’和‘就业’等民生议题的新加坡广大民众来说,其实无关痛痒。现实其实很吊诡,大部分的新加坡人在被国家的‘房奴政策’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时候,却还是有一波波刚步入职场的年轻人,争先恐后、拼命的想挤入成为‘房奴’的团伙。更吊诡的是,做为先进国的新加坡国民,却得在职场上与来自第三世界的外劳争饭吃。

熊猫嘛?据说本来就叫作猫熊。不过,因为左右不分,有人把它读错了,虽然有2300万中国人择善固执,却斗不过13亿人,从此熊猫甚嚣尘上,这不是也很吊诡吗?有人说,“谎言说了一千遍就成为真理”,13亿人将错就错,猫熊就成了熊猫,就为这句话作了生动的诠释。

很多时候,是非与黑白,其实都是谁的说话声音大些就能决定,尤其是碰见官字两个口的那个时刻。早报记者何惜薇报道:《签错打工合约 可能吃大亏》。她在文中说:“把雇员列为‘合约工人’,雇主取巧避缴公积金”。

老奸巨猾的雇主,蒙骗雇员的普遍伎俩,就是把雇员列为“合约工人”之后,就不再需要为他们缴交公积金。这一来,落井下石,同时也使得这些低薪的合约工人,进而失去了领取就业入息补助金的资格。

根据全国职工总会署长再努丁的解释,雇主应否为合约工人缴交公积金,视工人是在“服务合约”(contract of service)或“合约服务”(contract for service)下提供服务而定。因此,国家立法就在“服务合约”与“合约服务”之间,为奸猾的雇主提供了剥削雇员的便利。

截至去年6月,本地有18万6300名合约员工和散工,占本地员工总数的11.5%。再努丁表示没有数据可显示具体有多少人因“合约服务”的雇佣方式被剥削。再努丁说:“只要工友不出声,就很难知道他们被剥削的实情…”,然而,他却知道:“基本上,我们只需要问一个简单的问题:月入800至1000元的工人有可能是自雇人士吗?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再努丁的矛盾,就是明明晓得低薪的工友不可能是属于“合约服务”的自雇人士,却依然忽视现实,以没有数据显示多少合约工人受合约服务的剥削而逃避政府的责任。

其实,众所周知,政府既然可以立法以薪水酬劳来区别外劳与专业人士在就业准证的申请,那么其实很容易为“服务合约”和“合约服务”加以区分。不是吗?把申请专业准证的条件置诸在这两个不同的合约上,即个人酬劳少于1700新币的工人,都必须是在“服务合约”之下受保护,雇主就必须为雇员缴交公积金,也得提供年假和病假等法定福利。

这么一来,不是立即在阻止雇主借刀杀人,依据“合约服务”剥削工人的同时,也达到了帮助低薪工人取得就业补助金的福利了吗?

新加坡式的灰色幽默,就是把黑白混搅成为灰色。那么,这时候,黑白就已经不重要 — 重要的是,怎样藉着黑白不分轻松的指鹿为马。记者黄慧敏/ 王珏琪在:《经济援助虽不少 低收入者未必知门路》报道中说:“虽然每年的财政预算案都为低收入家庭提供不少援助,但部分符合条件的家庭”,不是不知如何申请,就是没听过。

那么,怎样解决这个援助低薪人民的政策不会成为一只空有其表的白象,空有其表的张思乐,这个把青奥运会开支超额支出3倍的纨绔子弟,就只能无为而治。然而,坏就坏在这个绣花枕头套,也不竟然是个草包。他说:“当然,直接向税务局要求所有低收入者的资料,然后挨家挨户上门介绍援助计划,或可确保没有漏网之鱼,但这可能侵犯隐私。我们也得尊重低收入者,他们有些就是不要别人的援助。”

可以见到,假仁假义有很多种,这里又是一个例子。新加坡税务局掌握了全国人民个人收入大致上的数据,根据张思乐的经验,要确保援助计划没有漏网之鱼,竟是那么容易。然而,竟然是一个‘隐私’的顾虑,就使到部分需要被援助的人民,长困愁城。

隐私、隐私,曾几何时,隐私竟然成为新加坡穷困人士的人权,这不是灰色幽默是什么?众所周知,白色的衣服洗烫久了,总会苍白,然后接近灰色。灰色、灰色,灰色的好处就是说‘黑’,它其实不‘黑’;说它‘白’,它‘白’得有限。

许文远这个卫生部长,谁都知道他的‘’!一国的卫生部长,如果把国家的医疗事业搞到可以死不可以病的地步,或者纷纷跑到外地寻求更为廉宜,实质上却是更差劲的医疗服务。那么,这时候他还能够在政坛上呼风唤雨 — 左手翻云、右手覆雨,这个灰色幽默就更加让人拍案惊奇。

针对2011年总体预算案,许文远说,目前生活费上涨是主要问题,预算案就协助很多新加坡人,特别是中等和低收入家庭应付这个问题。他说:“我们不能控制价格,但我们可以把钱放入人们的口袋,协助他们应付物价上涨的问题。”

其实,许多不明就里的外人,譬如香港《经济日报》就说:港府应仿效新加坡善用盈余还富于民。啊哈,新加坡政府如果稍有良心,不要说还富于民,只要不来扰民就好了。这个《经济日报》的还富于民,这个‘’字,真是新加坡人不可承受的重!

什么时候,这个账济灾民肚子一碗稀粥的政策,在外人的眼光里,竟然成为亮澄澄的黄金呢?这样一揽子灰色的幽默,和许文远的说话不经过大脑简直如出一辙。许文远大啦啦的说:“我们可以把钱放入人们的口袋” — 难道不想想,从哪儿来?

其实,从哪儿来?才是新加坡创世纪的幽默,有资格进入迪斯尼世界纪录。说来好笑,盗也有道,往常看到一些还稍存人性的强盗,剥光了被劫者的衣物之后,还给他一条棉被遮羞;抢光了路人的所有钱财之后,留给他一点儿路费。这时候,幸存者除了感激强盗的不杀之恩,或许更感激强盗的善意。不是吗?有了棉被不致于立即冻死、有了路费还可以回家。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强盗这时倒变成了重生父母。

哈哈,在这个所有新加坡人都闹得扰扰攘攘,为政府的分红争得甚嚣尘上的时候,就没有想到从哪儿来?这不是创世纪的幽默吗?

究竟是盗也有道呢还是道也有盗?真是让人伤脑筋!哎,写到这里,才想起了新加坡没有什么天灾,近来不曾地震、又未曾发生台风飓风,那么这河川生态园工程,又怎会无故延宕呢?

没有天灾,那就是人祸了!幸好,熊猫来不来,迟来早来,关我屁事?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