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才与狗

要知道奴才是怎么样子,看点清宫电视剧就一目了然了。对于一个奴才来说,主子说什么,从来就不能够置啄,不只是不能有意见,要谈到自己的主见,那简直是睡觉时候的事了。 

怪事各地都有,新加坡就特别多。多还罢了,怪就怪在奴才这回事,就几乎像听到大臣宦官跪在皇帝脚下磕头,‘喳喳’连声一样的可笑。

不是吗?你看上自资政部长、下自议员党员,在谈到大选这回事儿,最后一句话,就总是‘总理叫他/她怎么办就怎么办’!说这话的时候,大约把自己的雄心壮志都给忘了。试想,就算是白痴,也晓得参与政治是一种使命,是要为国家、要为人民效劳、效命来的。

然而,这样的一种神圣的任务,在执政党所有的国会议员来说,都得被弯曲成为对总理一个人的效忠。总理叫他/她竞选,他/她才竞选;总理要他/她退,他/她就会毫不犹豫的退下。试想,这样的人,其实只是总理一个人的奴才。我们可以这么想,如果总理是个卖国贼,那么新加坡将伊于胡底呢?

各位,一帮奴才,就叫人心头够沉重了。想不到的是,在朝的是奴才,在野的也好不到哪里,每到大选,好端端的人,竟然不晓得怎么一变,就变成一群饥渴的野狗、疯狗,为了几块骨头,嘶咬成一块儿了。常言道:“狗咬狗骨”,那是自相残杀了。“狗咬狗一嘴毛”,那是吃相难看了。吊诡的是,如果是一块真实的肉骨头那还好,问题是:让人吃惊的,是对着一块塑胶制造的骨头,竟然也能够乱成一团,这样资质的反对党,怎不会叫人失望摇头呢?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