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执政党赢得选举的两大功臣

俚语说:“也要神也要人”。反映在新加坡大选这个课题上,就出现了执政党胜选的两个最主要因素。那就是靠制度 — 集选区;以及靠人为 — 蜥蜴脚尾,选举委员会的依据选民分布来划分选区范围。

因此,在某一些可以划出执政党支持率较高的地区,就有了作为单选区的可能。但是,如果有某些区域,选举委员会在怎么延伸蜥蜴脚尾都未能够达到安全的支持率时,那么就必须把这个区域划入集选区。让几个支持率较高的、可以作为潜在的单选区来平衡在野党的选票。

这么一来,就造成了全世界民主国家竞选的、绝无仅有的一种现象。执政党6成支持率,却在国会占据了9成以上的议席。而在野党4成的选票,却未能在国会的议席中合理的表现出来 — 区区的不到1成的议席。

在单选区的选举,所有的胜利应归功于选举委员会苦心的蜥蜴脚尾来划出必胜的范畴。后港作为一个民主花瓶,执政党为了颜面,迟迟不敢把它划入集选区。不然的话,执政党随时可以囊括国会100%的席位。这次,选举委员会虽然在后港选区稍作变动,将一部分支持在野党的区域划入邻近的集选区,再把邻近一部分支持执政党的区域划进来。期盼的是能够抢回这个集选区,取得民心思归的好兆头。然而,后港的在野党却以更高的支持率赢得这次选举,显示民心背弃,让执政党大损颜面。

与单选区不同的是,集选区作为4个到6个单选区捆绑起来的组合,其实是一头蛮横的暴龙。以一个5人集选区来做为例子。本来嘛,其中的两个单选区,如果做为单选区来竞选,那么在野党的赢面较多。这时候,选举委员会就必须把临近几个执政党支持率比较高的选区划进来,组合成一个集选区来平衡选票,保证了支持率的优势。

所以说集选区是个‘奥步’,原因就在它剥夺了在野党本来可以胜选的机会。新加坡式的选举,表面上的民主象征,就完全因为蜥蜴脚尾 — 每一次选举前根据上次选民分布的区域来重新划分选区;和集选区 — 捆绑式的暴龙给完全破坏了。

大选尘埃落定,一再低落的支持率 — 从上次的6成6到6成,虽然5年来增加了许多支持执政党的新移民的选票,还是跌了6个百分点,这样的警钟,不知是否敲醒了执政党惯性的傲慢?不过,想当然的,4年之后,选举委员会要重新作蜥蜴脚尾的划分选区范围来平衡选民的支持率时,想让执政党保持在每一个单、集选区的优势,肯定是更加困难了。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