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默在榜鹅东单选区胜出 — 向侮辱少数民族无能的集选区说不

集选区打着维护少数民族的图腾谋求政党私利,实际上的真实状况,却是几个少数民族的部长是在集选区领导胜选的主力。看看以下的资料 :

荷兰 — 武吉智马 :由维文医生 Vivian Balakrishnan带领
摩绵 — 加冷       :由雅国博士 Yaacob Ibrahim带领
裕廊                 :由尚达曼 Tharman Shanmugaratnam带领
义顺                 :由尚穆根 K Shanmugam带领

这一个事实,反映出说少数民族必须依靠集选区来帮助彼等有机会在国会发言代表本族人说话是彻底的侮辱了人民的智慧的同时,也直接侮辱了少数民族的能力。对于维文、雅国、尚达曼、尚穆根、柏默来说,我不晓得其它属于多数民族的新鸟托庇在他的卵翼下进入国会时,却好像他们是靠着这些新鸟的福荫才当上议员、必须承受集选区才是帮助少数民族的谎话有什么感想?

是让集选区这个奥步安息的时候了,阿门!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7 Responses to 柏默在榜鹅东单选区胜出 — 向侮辱少数民族无能的集选区说不

  1. Pingback引用通告: 柏默在榜鹅东单选区胜出 — 向侮辱少数民族无能的集选区说不 « 新国志

  2. 天理人心说道:

    花了好几天时间终于读完了楼主的文章,楼主从总理到议员,从国事到家事,旁征博引,洋洋数万言真是下了不少功夫。送楼主一句话:。。。夫小人之儒,惟务雕虫,专工翰墨,青春作赋,皓首穷经;笔下虽有千言,胸中实无一策。愿楼主扪心自问,你为新加坡做了什么贡献,还是务实是好的!

  3. yennyhanaike说道:

    说天理,集选区无天理、开赌场无天理、剥削外劳无天理、为了剥削外劳底层人民跟着遭殃无天理、内阁只顾着自己的高薪、没有最低工资政策来保护底层民众的生存权更无天理。

    说人心,全国大选对执政党的支持率大幅度降落、阿欲尼集选区失手,也说明了民意难违,人心逐渐背弃。

    天理人心,要的就是“风雨同舟”之后,‘共苦’也得‘同甘’。而不是永远的望梅止渴、画饼充饥,一个“共创未来”的精神鸦片。

    而且,我本一介市井小民,奉公守法,不偷不抢、不欺不骗、不逃税、不欠债。况且,2年的国民服役,十几年的战备役,保家卫国,贡献也不必任何一个普通的新加坡少了。

    务实,不是识时务者为俊杰,看风转舵的墙头草。务实,是期待着国家的进步。国家的进步,不是内阁有天文数字的薪水,人民却没有最低的工资保命。“风雨同舟”之后,人民要的是“苦尽甘来” — 共享成果,而不是一个空洞的未来。

    那些小人之儒什么的,看着看着很是诙谐。扪心自问,上对得起岛屿的天空、下对得起小红点这片土地。天理人心嘛,看来你还得摸索。

  4. 天理人心说道:

    务实,我告诉你什么是“务实”,新加坡成立之初无非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渔村,可现在呢,可以说翻天覆地。请问楼主你也说国民服役,CPF,所得税你样样遵纪守法,按时交纳。你应当知道这些是基本国策,而正是这些国策帮助新加坡快速崛起。“务实”就是根据三四十年的环境前提出提出三十年前的案:CPF,国民服役,HDB。。我不否认政令需要修改,与时俱进,真没什么大惊小怪。

    任何政府的政令都是根据当时的环境,要求颁布的,随着时间的推移,环境的改变,都会有些不合时宜,甚至错误。及时改正,完善就好了。美国曾经颁布过禁酒令,海洛因一度也曾合法,但现在你看不到这些了。

    开赌场,是政府创造GDP,进场赌钱是个人行为,你为什么把责任推给政府。牙龙还有合法的青楼,为是么你不反对。政府官员的薪金高,这是事实,但是如果新加坡也像某些国家那样,官员薪水很低但贪污,灰色收入。这样就合理吗?

    “剥削外劳无天理”,请问楼主你明白什么是“剥削”,谁在“剥削”,有是谁在享受“剥削”来了的好处。关于什么是“剥削”,请您看看《资本论》有慧根你会看明白,关于谁在“剥削”,我告诉你是每一个私营企业的老板,不是政府。你知道是谁在享受“剥削”带来的便利和好处吗,是每一个新加坡人。你我也是其中之一。

    集选区,这叫游戏规则,如果反对党输了就埋怨集选区制度,那太没风度了。就好像踢足球输了,我就埋怨足球现有的规则不好,应该每对派20个人充当守门员,而且球门只有半米高,那样我虽然赢不了你,但是我也不会输给你。你要知道几十年前,李光耀也是反对党,也在当时的选举制度下赢得了议席,进入了国会。现在有两件事我就瞧不起反对党。1WP的东海岸区的领头人居然退党,理由是没有推举他进入国会,请问口口声声说为选民服务,但是做的事确实个人急功近利。2 坡东巴西输了,竟然征集签名要重选,那么PAP可否要阿欲尼重选?请问任用这样的候选人,输了选战却说集选区制度不好,是不是很好笑。

  5. yennyhanaike说道:

    真是好笑,不晓得你是不是新加坡人?“新加坡成立之初无非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渔村”?不错,在英国殖民之前,是的!然而,自来佛士开埠之后,一战时,英国名首相丘吉尔就称新加坡为“东方的直布罗陀”。航海和贸易带来的前所未有的繁荣,在英国当时众多的殖民地中位居第二。

    进场赌钱既然是个人行为,为何政府又利用高昂的进场税试图阻止人民?赌钱是个人行为,吸毒又何尝不是个人行为?如果对于高薪的辩白只能是和贪污挂钩,那么干脆就说“高薪止贪”好了,这还算什么廉洁?

    我有没有慧根不重要,剥削还能够振振有词,那也慧不到哪儿去。新加坡人,尤其是底层新加坡人,深受廉价劳工带来的池鱼之殃。外来劳工的人头税,其实在投诉21世纪人类的耻辱。

    诟病集选区奥步,不是在野党选输了在玩家家酒。而是一路来受到了无数人民的质疑。运动员控诉制度作弊本来就是天经地义。因此,针对集选区的弊病,这个指责还会继续下去,直到公平来临。

    波东巴西的选民的举动,是很正常的行为。在一般民主国家,如果选票过于接近,都会重新算过。而且,当废票能够影响选举成绩时,就会疑问丛丛。PAP在阿欲尼的选票,却输了老大一截。你拿这个来相提并论,未免过于幼稚了吧?

  6. 天理人心说道:

    我真是钦佩楼主的政治热情,但遗憾没有政治知识。

    “进场赌钱既然是个人行为,为何政府又利用高昂的进场税试图阻止人民?赌钱是个人行为,吸毒又何尝不是个人行为?如果对于高薪的辩白只能是和贪污挂钩,那么干脆就说“高薪止贪”好了,这还算什么廉洁?”
    看来你也不赞成吸毒,全世界大多数政府都不赞成吸毒,但是都会将其限制在医疗领域。所以你会看到美国早先吸毒合法,但现在不合法。政府向新加坡人征收100元进门费,那不正是取其利,而抑其弊吗。

    “我有没有慧根不重要,剥削还能够振振有词,那也慧不到哪儿去。新加坡人,尤其是底层新加坡人,深受廉价劳工带来的池鱼之殃。外来劳工的人头税,其实在投诉21世纪人类的耻辱。”
    看来你真的不懂什么是“剥削”。外籍劳工,新加坡人失业其实没有明显的因果关系,只是这两件事同时存在,而不是因果关系。我不知道你是哪个行业,但是就建筑业,制造业,和服务业而言,如果一夜之间外籍劳工全部由新加坡人代替,那么第二天早上老板会全面起价。从而有两方面影响,1昨天晚上顶替外劳的新加坡人,和原本有工作的新加坡人,你认为他们能负担这些起价吗?2全体新加坡的国际竞争力全面下降。

    从经济层面讲,外籍劳工,本土人失业哪一个发达国家都有,无可厚非。如果非把外籍劳工,本土人失业解释为因果关系,那一定有政治目的。

    “诟病集选区奥步,不是在野党选输了在玩家家酒。而是一路来受到了无数人民的质疑。运动员控诉制度作弊本来就是天经地义。因此,针对集选区的弊病,这个指责还会继续下去,直到公平来临”

    “运动员控诉制度作弊..” -我问你:制度作弊,制度怎没能作弊,作弊的是人,制度叫游戏规则。(概念都搞不清,就出来发帖子?)我再问你,选举那天晚上有人作弊吗?反对党有没有监督计票?我只听说过比赛输了埋怨裁判没有公平的执行游戏规则,从没有听说,埋怨游戏规则不合理。埋怨集选区制度,不如反省一下要派什么人参选,千万不要派不让我进国会我就退党的。

    “波东巴西的选民的举动,是很正常的行为。在一般民主国家,如果选票过于接近,都会重新算过。而且,当废票能够影响选举成绩时,就会疑问丛丛。PAP在阿欲尼的选票,却输了老大一截。你拿这个来相提并论,未免过于幼稚了吧?”

    波东巴西的选票现在就挂着高等法院,那114票也在里面,阿欲尼的选票也在里面。如果反对党提出有作弊,可以提出重数。但由于输的很接近,却发动选民要从选,那才叫幼稚了。反对党在波东巴西的做法是为了反对而反对。

  7. yennyhanaike说道:

    强词夺理 — 这就是政治知识吗?

    对于嫖赌毒来说,首先就必须确定它们的本质。嫖赌毒是罪恶的根源、是腐蚀人性的苦海(如果你否认这点,就不必再看下去了)。那么,岂有在一边扫荡私人聚赌、处以严刑的同时,竟然开赌场来腐蚀人民的前途呢?

    100元入门税只能阻止不嗜赌的人。赌场,对于赌徒的心理来说,文雅点是飞蛾扑火、说得难听点,你能够阻止苍蝇不围绕大便飞吗?

    为什么说我不赞成吸毒呢?吸毒这种危害个人、社会的行为,基本上没有赞成不赞成的问题,而是如何加以禁止、防备的问题。同样的,我对于赌博的害处,更是深恶痛绝。赌博投注站在住宅区处处开花,到处是长长的人龙,无日不在戕害国民的身心,完全弯曲了国家社会的道德价值。

    这些鼓励国人赌博的歪风已经让人够头疼了,再来两个藉着综合度假胜地,挂羊头卖狗肉的赌场 — 有句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那些嗜赌的新加坡人,还会不趋之若鹜吗?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政府开赌场的罪恶,罄竹难书啊。

    况且,赌场是为了外国人而开的,这样的说法更是不符合人性。外国人不是人吗?如果说这个理由可以成立。那么,不如索性就把嫖赌毒做全了,禁止国人涉足,大赚黑心钱,岂不是好?

    外劳和失业是两个课题,不要混淆来转移焦点。剥削外劳是一回事,不能否认从外劳剥削的资源能够造福新加坡人,尤其是高GDP的统计数字,能够为内阁带来加薪的动机。外劳的问题,在于过度放松本来应该保留给国人的工作领域。因此而造成极不公平的恶性竞争。

    集选区是个让执政党作弊的制度,是为了竞选胜利而量身定做。譬如打擂台,一方是身体灵便的巨人,一方却是被捆绑主手脚的侏儒 — 制度不能作弊吗?不错,作弊的是人,执政党凭着党国不分的优势,反手为云、覆手为雨。如果说,选举就是皮鞋,执政党根据自己的大脚,作了一双鞋子 – 你说,这样的选举制度有什么意义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