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 集选区的内幕

李叶明(随笔南洋网)虽然不算是鼎鼎大名,却也是小有名气。对于非马来说,算是久仰了。哪里晓得,经过这一番讨教,原来却也不过了了,见面不如闻名。 

在为集选区护航的《都是“集选区”惹的祸?》这个帖子中,叶明这么说:“在抨击和丑化这一制度时,新加坡人是否应该三思呢?

集选区是为了少数族裔而施行的竞选制度。然而,吊诡的是,却从来不曾听到少数族裔感激这个制度的新闻。在这一次的选举中,少数族裔彪炳的战绩,更让这一个违背民主的措施里外不是人。不是吗?柏默在单选区的胜利,告诉国人少数族裔也可以自己抓住驾驶盘。维文医生在荷兰—武吉知马、雅国博士在摩绵-加冷、尚穆根在义顺、尚达曼在裕廊,这四个少数族裔,却是带着领头羊的桂冠,反过来把多数族裔提携一把。

对这样的事实,我真的替少数族裔感觉不值。我不晓得柏默、维文、尚达曼、尚穆根、雅国到底怎么想?然而,就像要保护猫熊,最后保护的却是狗熊一样。集选区的这个唯一的、叶明认为好处的好处,就已经站不住脚。

什么才算是理性的交流呢?因为重划选区不公平,所以集选区的不公平就是可以接受的 — 这是哪一门逻辑?那一门道理?说集选区的目的是确保少数族裔的代表权的同时,其实也限制了少数族裔的成绩。因为这样一来,就把少数族裔的代表人数控制在一个比例之内。

叶明说我倒因为果,其实这顶帽子还得扣回在他头上比较适合。在叶明的帖子中,他从来就不否认重划选区的不公平性。却断然否决集选区是把重划选区的不公平提高层次的奥步,才真是存心误导它人的托词。集选区是选举委员会仔蜥蜴脚尾式的划分单选区时,还是不能占据票仓优势的阴损手段。这一次,我们可以拿后港单选区和宏茂桥集选区做为例子,来证实集选区怎么玩这个把戏。如果执政党把后港划入宏茂桥集选区。那么,结果是执政党将得到 :122,544 +   8,053 = 130,597 票。/反对党将得到:  49,799 + 14,833 =   64,632 票。很明显的,结局是又一位反对党候选人煮熟的鸭子飞走了。

在这一次的争论中,集选区的好处就只有一个,那就是确保少数族裔的代表权。理由是组屋种族配额制的关系。叶明说我不懂得种族主义,那么不晓得这种根据种族比例配置组屋的政策是不是种族主义的延伸呢?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集选区的好处只有一种,而集选区的弊病却是罄竹难书。而种种的弊病其实都是为了执政党的胜利所作的精心策划。

因此,集选区是执政党为了胜选而量身定做的专制制度,它存在着许多的不合理性。总之,明修栈道(确保少数族裔的代表权)、暗渡陈仓(作自己钦定人选进入国会的顺风车) —  然而,其实还有一层很吊诡的地方。不管是什么族裔,这些被邀请喝茶之后就能够藉着集选区顺风车进入国会的人,一生一世就会成为请他喝茶的人的跟班,甚至奴才,这才是最可怕的现象。

兵不厌诈,政治,也是这样的吗?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