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的种族和谐,来自区域的恐怖平衡

在实施集选区之前,其实新加坡人早已经习惯了组屋种族配额制。我的邻居就是马来人。每逢过春节,我必定包四个小红包给他的四个小儿女。当然,还得附上几粒红柑。后来几年,在他卖掉屋子回去柔佛干回抓鱼的老本行之前,每逢开斋节竟然也给我的孩子送来青包 — 哈哈,青色的红包袋。而平常的糕饼加哩鸡之类的,就不消说了。

然而,曾几何时,政府为了选票,在保护少数民族的口号之下,集选区就在新加坡好不容易得来的民族融洽划开一条鸿沟。不是吗?在强调保护之前,就必须假设、甚至肯定少数民族是被欺凌的一群。然而,这是多么的与事实不符啊。建国几十年,除了64年脱离马来西亚之前因为政治挑衅起来的风波,新加坡从来就没有发生过少数民族被虐待、劣待的故事。

有哪一个新加坡人,敢说新加坡的少数民族在配置组屋政策之下,成为牺牲者和被欺负的对象呢?马来人、印度人,在围绕着的华族群中,显得更加安全。这,并不是新加坡政府的功德,而是因为新加坡华人都知道在东南亚这个大环境中,围绕在四周的民族、都是马来人的靠山。

其实,认真说来,新加坡的种族和谐,是处在内外两种不同的恐怖平衡之下。组屋配制制度制止了少数民族屯聚的现象,却给予少数民族更多的安全感。毕竟,就算有马来甘榜,和华族冲突总是弱势。而对于华族来说,对于马来西亚、印尼等地的排华,早已晓得洁身自爱。退一步海阔天空,给与少数民族同胞恰当的关怀,正是制止外侮的最好法宝。

我这样说,是很不正确的。因为,为什么人数比起马来族更少的印度人却没有这样的担忧呢?其实,新加坡种族和谐的最大原因,就是大家都是属于一条绳上的蚱蜢,先先后后,都是移民到这个小海岛的人和他们的后裔。而且,在融合的过程中,本来极敏感的军队,也开始吸收马来公民。(要知道,早期的军队,除了正规军人,鲜少见到马来族的。)

然而,这一切努力都白费了。为了选票,只有让少数民族明白,若不是PAP,他们的状况就岌岌可危。如果换成反对党上台,他们就吃不了兜着走。因此换来了少数民族的不得不支持的恐惧心理。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新移民身上。政府故意挑起话题,制造出新移民好像是千夫所指的形象,政府做好做歹、息事宁人,制造出只有PAP政府才能够保护新移民的印象。这次大选,如果不是新移民和少数民族的支撑,大概集选区不只是少了一个。

不是吗?和网上激烈的言论、主流平面媒体针对新移民的无穷话题,其实在我们的周围,我从来未曾在巴杀、小贩中心看到中国人被歧视。反之,是热烈的一团和气。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