矫枉过正 — 吴俊刚迟来的告白

居者有其屋,这举世闻名的成就,曾几何时,新加坡的骄傲为何变成烫手山芋?吴俊刚终于苏醒,发出了适时的感慨。这倒是让我有点儿高兴,情绪不由得也有些儿激动。高兴的是不管是识时务者应有的迟钝,还是对落水狗的马后炮,吴俊刚终于认识到过去的组屋政策出现了大纰漏。激动的是,只不过输掉了一个集选区,人民的支持率下跌了6%,就能够让执政者的许多傲慢变成谦虚、让嚣张变得平和。不仅是总理部长放下身段,御用文人也把匿藏许久的良心掏出来晒晒太阳。

今日观点吴俊刚专栏的《组屋政策须防矫枉过正》这一篇文章,吴俊刚这么说:

QUOTE:
    组屋原本是新加坡的骄傲,现在却成了一个政治的烫手山芋,到底过去这几十年来的过程发生了怎样的转折,出现了什么差错?这是个很值得深入研究和探讨的课题。愚者之见,最大的关键或许是我们在不知不觉间乖离了根本,让组屋变成了可投机的资产,形成了一个很奇特的转售组屋市场。当然,这当中也牵涉到移民政策的问题,那就是让永久居民可以购买转售组屋,使需求突然膨胀。私宅市场炽热,进一步刺激了人们的牟利心和房价上涨预期,也对需求起到了一定的推波助澜的作用。
建屋局本身也有其特殊的经验和历史。在盛港和榜鹅一度出现了供应过剩,空屋数万的“鬼城”现象,建好的组屋没人要,堆积了六七年才逐渐随着经济的复苏被消化。正所谓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于是有了预购的制度,而且要达到75%预购额才会兴建,需求于是开始积压。房地产市场突然火热起来,需求剧增,供应短缺,建屋局于是也穷于应付。

吴俊刚太客气了,把以上的见解说是“愚者之见”。而其实这正是组屋政策会变得如此不得人心的主要关键。那么,为什么马宝山掌权的时候,吴俊刚就如一叶障目,完全看不到问题的本质。而许文远一上台,吴俊刚就如借了比干的七窍心脏,心思敏捷得通灵透彻?

其实,我最欣赏的还是吴俊刚写到1980年代后期,国家发展部雷厉风行,到处拆除租赁组屋,并通过一些资助措施,让许多原本住在租赁组屋的低收入家庭买下了三房式组屋的措施。在文章中吴俊刚这么说:

QUOTE:
    那个时候,笔者刚好在做社区工作,在实龙岗新镇一带沿户访问这些从租赁组屋搬来的新居民,看到的很少是欢快的笑脸,而是家徒四壁,几乎没有装修过的地板。显然,不少人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提升”的,这些低收入家庭失去了原来的租赁组屋,住进新家,本应高高兴兴,事实不然,他们显然供不起新组屋。而新组屋的墙壁和楼梯间,很快便出现了大耳窿追债的涂鸦。

那个时候是什么时候呢?那是1980年代中期啊。吴俊刚把心里的感受,在30年后的今天如此坦白。这是一个荒缪的喜剧呢?还是一个时代凄凉的悲剧?还真的让人必需深思。老实说,吴俊刚的这段话,让我的双眼不期然的有些湿润。他这么写着:

QUOTE:
    由此可见,原本出自善意的措施,却可能出现意想不到的恶果。过犹不及,政府帮助国人拥有组屋的好意在实行时做过了头,这就是我所谓的矫枉过正。我们终究必须接受这样的事实:有一部分低收入国人是买不起组屋的。有些人,如上了年纪的没有技术的单身汉,可能终身都得住在一房式租赁组屋。对好些有孩子的低收入家庭来说,在等待孩子成长的过渡时期,住在租赁组屋也可能是较不坏的选择。硬要他们“提升”,结果会是弄巧成拙。

这里,我就借用吴俊刚文中的几句话来结束这让人感慨的话题。组屋问题,千头万绪,各种问题的处理不可能一蹴而就 — 然而,只要知道了病源,那么上体天心、下体人情,对症下药,为政者只要扪着良心,还有不能够解决的问题吗?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矫枉过正 — 吴俊刚迟来的告白

  1. Pingback引用通告: 矫枉过正 — 吴俊刚迟来的告白 « 新国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