鲧禹治水

只不过是5个小时的大雨,几十年来不曾淹水的高地也变成泽国,这样的境况真是耐人寻味。既然是从来不曾有过水患,又哪儿会有防备。大水这么一来,人人凑手不及,只能够叫苦连天。

对这种突然而来的窘境,高官们也只能蹙眉长叹。什么气候变化啦5年一遇啦怨天尤人一番,最后总是老天爷的错。然而,事情真的就是这样的吗?

这水嘛,又不是蛇,蛇要爬高爬低谁也没谱。这水,顺势而行,只望最低的口子钻。那么,其实只要抓紧水性,除非是海啸山洪,或者是2012,还会有什么难处呢?

治水之道,其实万变不离其宗,只有两个办法:一曰固挡、二曰疏导。低洼地带,本来就是一个盛水器。这样的地势,水既然不能爬高,又如何疏?又如何导?唯一的途径,就是把老豆‘鲧’请出来 — 惟‘堵’而已。只有高筑堤坝,除了把外来的水堵截在外,还得使用水汞把堤坝内的水汞出去。这是固挡,代表性的就是荷兰这个许多陆地低过海平面的国家。

然而,若是任何高过江河海的地面,那就得把儿子‘禹’恭请出来。顺势而行,随着地势开沟筑渠,劈开壅塞,一沟雨水向东流,自然是流到大海不回头。

新加坡这个海岛,其实得天独厚,是个没有天灾的福地。就算是这几次小小的水患,其实还是人祸。本来嘛,雨水顺地势而行,从地面四面八方奔流入海。但是,只因为收集雨水,不免就大阴沟小阴沟,不是导向蓄水池就是导向滨海湾。这么一来,问题就出现了。

君不见水患都是发生在蓄水池和滨海湾注满雨水之后的事。因此,要想新加坡避免水患,一条路就是让蓄水池和滨海湾水常空 — 只是这样一来蓄水的全部心血就白费了。另一条路就是重新建设大型沟渠,保证能够在下大雨的时候能够及时把水导向大海 –然而,除了工程浩大之外,施工期间下起大雨水还是照淹不误。

说不得,只好在施工期间,让滨海湾保持干涸罢了。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