抉择?抉择!(二)

[4陈]之中,其实还有个关玉麟。而谁能出线竞选,关键就出在这个操纵《总统资格的3人委员》的黑箱作业,这才是民选总统的一个幌子,道尽新加坡虚假民主的悲哀。

对于大部分的普通人来说,情绪往往是左右思维的经、自己身处的位置往往是左右决定每件事情的纬,都有脉络可循。也就是说。每个人都在要为自己的利益发功,这是天经地义,是人性,不必去寻找大道理来垫脚。

因此,基于PAP已经是成功执政的事实,加上在国会中拥有的随时可以改变宪法的绝对实力所带来的绝对权力,新加坡人民如果再选择与执政党是铁板一块,不可分割的陈庆炎,那么这个民选总统的制衡政府、作为国家庞大的储备金的第2把钥匙的作用,就完全失去了意义!

纳丹只是个塑胶印章,这是新加坡人一般的共识。那么试想,如果人民选出陈庆炎 — 这个和执政党一鼻孔出气的人当上总统,就真的符合了有民选总统不如无民选总统的讥刺,证实了新加坡人的愚昧不可救药。

两害相权取其轻 — 因此,让陈庆炎当总统,不如让纳丹连任,这是非马的感觉。然而,陈庆炎既然出来,纳丹就只好在空气中自动消逝,他自己会有这个自知之明。不过,我相信他心中还是在窃喜的,这十几年总统的薪水,让他成为千万富翁,对于一个平庸的好人,不应该不满足了。

因此,是陈钦亮、陈清木、陈如斯或关玉麟选上总统都好过陈庆炎,这绝对是个真理。因为最坏的打算,譬如纳丹这颗印章,至少还得由执政党伸手劳动。然而,陈庆炎和政府却是你侬我侬,不分彼此了。

如果投票能够进行,能够有民选总统。那么,我觉得,在3陈之中,陈钦亮、陈清木、陈如斯,甚至关玉麟都无所谓。反正,政府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总统其实只不过是一尊让人膜拜的神像罢了。只是,如果就事论事,新加坡人有足够侥幸,3陈都和陈庆炎一样取得竞选资格。那么,新加坡人为了自己的利益,有一个天大的理由不可以选择陈庆炎的同时,却也有一个天大的理由从其它的3陈之中选择熊掌!

每个人都知道“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这个故事,却忘记了孟子他老人家的整句话。孟子的原话是:“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 — 鱼,他老人家喜欢;熊掌,他老人家喜欢。但是如果不能够两种都要的话,他老人家就会放弃鱼而单取熊掌。

千百年来,后人引用孟子的话,就完全忽略了2个事实。其一就是鱼和熊掌一起要的机会还是有的。只是在“不可得兼”的情况之下,才必须作出明智的选择。其2就是,人们往往忽略了孟子为何会选择熊掌而不是鱼的这个抉择。

那么,孟老先生为什么选择熊掌呢?嗨,不就是因为熊掌比起鱼来得珍贵吗?因此,两害相权取其轻,反之就是两利相权取其重 — 在选择总统这回事上,咱们新加坡人可得仔细想想,谁能够为新加坡人民带来最大的利益!

在新加坡执政党长久强势的操纵之下,就算是民选总统,要他有所作为,其实是强人所难。陈如斯的政治背景太强烈了,刚从竞选议员的激烈活动中退出来,和陈钦亮及陈清木的情况,不可同日而语。因此,陈如斯出来竞选,就显得过于草率。原因就在于机会是最微小的。尤其是在竞选资格上或许也比不上关玉麟。那么,这里就只有一个解释,陈如斯出来凑热闹,目的就只有一个,就是打响自己的知名度。

因此,如果当局不是一如既往的使出总统包机这个奥步,让民选总统不必民选。那么,在不可选择陈庆炎的特定背景之下,陈钦亮或陈清木中选总统,都是在我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不过,对于非马个人来说,还是赤诚的希望人们都能够给陈清木一个机会,仔细的回顾这个人一路来的历史。包括他从政之前、从政之后的一系列动作。那么,你会发现,这个人不仅有一颗难得的良心,还有一个说真话的勇气。

医者父母心,陈清木如果有做总统的机会,那么我很肯定这颗父母心将会造福许多新加坡人。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