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末倒置 — 李总理为谁作嫁?

言不由衷、本末倒置,很难想象,一个制定政策,指定所谓道德高超的人士的所谓3人总统选举委员会来为总统资格把关的政府,到头来因为有自己不属意的候选人合格了,竟然发出总统候选人素质参差的妄语,要民众慎重选择,这种以己之矛攻己之盾的谬论 — 说这话的人,本身的素质其实已经是个疑问。这,就难怪在其它的许多场合,只能够到处涂糨糊来模糊人民的视线,巧言令色的悲哀 — 如果还有点儿良知。

本来嘛,在宪法的规定下,总统的任务是超越政治的。做总理的,如果有这个智慧,正是最好的一个机会诠释政府在这个政策上的大公无私。那么,我多么希望总理能够说出更有分量的话。就像当时在回答中国副吴仪女士时回答的“高处不胜寒”那般的连资政老豆也不避嫌的赞扬。

譬如总理可以这么说:“四位候选人,就如委员会说的,都是正直、品格及声誉良好的人士。因此,对于陈庆炎、陈清木、陈钦亮、陈如斯如期取得选举总统的资格,政府很高兴将为人民带来许多选择。这些人无论是谁当选总统,相信都能够为新加坡的永续发展作出积极的贡献。我很期待与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位合作 — 当然,这个人就由你们来决定!”

很多年前,李光耀就是我心目中的英雄。如果他早几年往生,也不至于形象破灭,把我的钦佩崇敬的眼光变成藐视,因此成为枭雄。英雄和枭雄的分别,其实只在于个人在[为公]和[为私]之间分量的转移。世事虽然无常,公道却常存人心。在衡量英雄和枭雄之间,公道是一把天秤。[公]和[私]就是两个砝码。

不过,做枭雄也是不易的,我们不得不承认枭雄也是不凡的人。可是,对于李总理,自他上台以来,给我的印象,却只能是阿斗。我不晓得,这样评论总理,是否会落得人身攻击的罪名。但是,我却随时等着与总理辩论对质。因为,不仅是他对总统候选人的评论渗进了政治性,说出了“我表明过个人的看法,认为陈庆炎博士是非常有资格的人选,但我还是留给选民自己去判断。而我对他们必定能作出好的判断具有信心。”这样引导民意的话。作为总理,他是新加坡政治的第一人,他的话是许多人的纶音,肯定可以左右一些人的意志。

然而,我对他的失望,更多的是他在国庆演讲中发出的似是而非、本末颠倒的话来涂糨糊。《政府提高就业准证底薪与学历门槛 确保国人寻职不处劣势》基本上都是屁话。新加坡人的尴尬处境,并不是没有工作可做,而是在政府的只顾着GDP的政策下,失去了与外来人才和外来劳工的竞争力。

最低的就业准证的底薪调整了。这意味着什么呢?这意味着给他们加薪了。尚达曼说:“门槛的调高不意味就业准证持有人的人数会减少,只是增长会比过去来得缓慢。”增长的快慢,对于国人来说,其实无关痛痒。

我国目前的就业率差点接近100%,找工作不是难事。难的是那些底层人民,难的是那些就算有一份工作也难以糊口,必须政府就业奖励金的辅助。难得是那些收入高过领取就业奖励金底线的工友,都得使用裤袋绑紧腰部艰难的过日子。

那么,在提高外来劳工就业准证的门槛之后,这群人的收入并没有任何改善。反而是申请就业准证的外劳,得到了加薪的极大好处的同时,却也愚昧的加重了本土商家的成本支出负担。

中华总商会会长张松声就说了,他“明白政府采取这项举措的用意是保住本地专业人员、执行人员与技术员工(PMETs)的饭碗,不过,他认为这将提高企业的商业成本,或导致我国的竞争力被削弱。”老实说,我不明白张松声所谓“保住本地专业人员、执行人员与技术员工(PMETs)的饭碗”这段话的用意?这些人本来就是有工作的,难道政府竟然打算牺牲本地员工吗?

我们不必去追究张松声政治正确的废话。他说话的重点,就在“这将提高企业的商业成本,或导致我国的竞争力被削弱”中显示出来。

说到这里,我就是不解?为什么政府每常提到给国人加薪就是加重商业成本、就是削弱我国的竞争力。然而,为什么提高就业准证门槛,给与外劳更高的薪水,对加重商界的成本毫无怜悯之心,也不怕削弱我国的竞争力呢?

— 就业准证最低级别的Q1准证持有人(即熟练工人和技师)的底薪,将从2800元提高到3000元。中等级别的P2准证持有人的底薪则从4000元上调到4500元;最高级别的P1准证持有人的底薪仍维持在8000元 — 这些高高低低的外来人才,在受到新加坡政府的眷顾的时候,他们或许没有想到,新加坡底层40万薪水比起Q1准证持有人的3000元 — 他们最多只是800一千的时候 — 会不会讪笑出声、嘲笑新加坡人的愚昧?

尚达曼强调,“我国欢迎外来人才的宗旨不变,但外国人占本地劳动队伍的比例不会超过三分之一,以确保本地人一直是劳动队伍的核心。”这句话表面可圈可点,底子里却是包藏祸心。

什么是劳动队伍的核心呢?这几乎是赤裸裸的指出了40万领取就业奖励金的国民,前途是继续的黯淡无光。今天的报刊文萃,刊载一篇来自香港有关实施最低薪金之后的新闻,报道了一连串有利的消息。“最低工资落实,基层员工更获得保障,而且工作空缺亦足够” — 香港能,为什么我们不能呢?

前天的报纸,看到了《部长捉猫 总理救狗……》这样一个标题。猫狗何幸,能够得到总理部长的眷顾。然而,新加坡人何辜,竟然受到国家如此无情的对待?在捉猫救狗的虚伪举动之中、在为就业准证提高门槛的本末倒置的政策之中,孟子千年前的话,又在我的耳边响起:“…今王恩及禽兽,而功不至于百姓…”

我只有黯然…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本末倒置 — 李总理为谁作嫁?

  1. Pingback引用通告: 本末倒置 — 李总理为谁作嫁? « 新国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