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丑

[人]是一种很矛盾的动物,有时候可以很清高、有时候又可以很贱。然而,让人自己最难过的,却是在一种似乎很清高的言语中,却处处透出极贱极卑的思维,让人瞠目结舌。

我看白士德和严孟达的文章,就有这种无奈的感觉。白仕德在《节外生枝何所为?》的长篇大论中,他想要支持哪个总统候选人,意志自然是自由的,不必他人置啄。可惜的是,把陈清木和陈庆炎彼此的竞争,形容为“同室操戈” — 那么,我不知道这是他的愚蠢,还是他的疏忽?不是吗?都说总统选举是超越政治的!况且,陈清木和陈庆炎都脱离了PAP政党,已经没有了党员的政治身份。而且,陈清木从来就没有在政府里被委任过政治职位,哪来的“同僚”身份?再说,就算是把同为国会议员当成“同僚”来说,也只能是属于“前同僚” — 那么,又如何来的“同室操戈”呢?

政府口口声声说选举总统是超越政治的!然而,最不能跨越这道政治门槛的,恰恰是政府本身。因此,才有了这么一大堆工会、公会头头网顾会员的心意,片面发表支持陈庆炎的言论。白仕德说:“前议员庄日昆公开表示,他最担心的是如果因为被视为替代选择的陈清木分薄了陈庆炎的选票,让其他两位受认同为“反对行动党”的候选人“坐收渔利”。” — 这段话恰恰的就证明了执政党心中的焦虑。不是吗?从“反对行动党”的候选人“坐收渔利”中,就赤裸裸的说出了在执政党心目中,陈庆炎和陈清木都脱离不了和执政党的关系,尤其是陈庆炎。

而严孟道就更加离谱了!他在《没有不坏的金蛋》文中有这么一段话。“新加坡人民票选总统是为了要制衡政府的吗?

如果要用“制衡”这个字眼,那么,行动党当初干嘛要搞一个民选总统来制衡自己?制衡根本就不是当初的原意… — 是吗?“制衡根本就不是当初的原意” — 严孟达让我感觉啼笑皆非,他是想来一段幽默呢还是无知因而诙谐?我也不必反驳,就用他的挚友何惜薇的文章,《慎重投选一位好总统》来指出他的缪误就行了。

何惜薇的文中,不止一次的提到了“制衡”这两个字。例如:“专家学者说,当年设立民选总统这个职位的参与者,担心出现相对不负责任的政府时,能以什么机制去制衡这个腐败的政府。换言之,民选总统制度的形成只考虑到要由“好总统”去制衡“坏政府”,而忽略了其他三个可能性。”

严孟道啊何惜薇,你们为何不在东窗密语之后,统一口吻才说话,这样就不会自打嘴巴来笑话了呢?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小丑

  1. Pingback引用通告: 小丑 « 新国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