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莉明说谎

还记得吗?为了吕德耀和杨莉明双双为地铁和巴士的酝酿起价背书,早报作了《当局将评估利润幅度 确保公交业不随意起价》这篇新闻报道。当时我就说:“在等待切香肠的一贯伎俩中,车资涨价可说已成定局。漫天讨价、就地还钱。2.8%来势汹汹之后,来一个善意的回扣。微微的涨价1.1%,结果总是车资涨了人们还得糊里糊涂的向政府叩谢天恩。”

白马非马当然不能未卦先知!然而,所谓惯技惯技,当局的恶劣的手法还是有迹可寻。结果,车资真的是微微的涨了1个%。不过,今天提起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早报今天《执照为期15年 新捷运获市区线地铁经营权》这篇新闻,直截了当的拆穿了杨莉明睁着眼睛说瞎话 — 说谎

请看看新闻中的这段话:

QUOTE:
新捷运每年将缴付一笔执照费,从后年开始经营市区线的整个合同执照费预计高达16亿元。这笔费用将拨入新设的地铁累积基金(Railway Sinking Fund),由陆交局管理,专门用作日后添购或更新营运资产。

原来在陆交局颁发给地铁营运商的合约之中,规定了每年必须缴交一笔执照费,作为添购或更新营运资产之用!这么重大的事,杨莉明和吕德耀不可能不知道。那么,他们还狡辩着为地铁公司的巨额利润背书 — 作为一个交通部的部长、次长,对着全国人民大言不惭公开说谎,还有这个脸面留在台上吗?

根据辉立证券分析师王致浩的分析,他说:“由于很多财务细节还未公开,现阶段不容易评估市区线会带来多少盈利。若参照东北线带来的平均车资,新捷运的年收入可能会增加超过1亿5000万元” — 让我想不通的是:明知道有如此巨大的利润,陆交局竟然是如此这般简单的送给新捷运 — 新捷运竟然无端端的每年可以创造1亿5000万元的收入,不啻是天上掉下来的一个大馅饼!

这样的作业,是一个怎样的流程?陆交局如何向国家、国会、人民交代?要想证明这不是一个官商“私相授受”的例子,看起来陆交局还得把它摊出来晒晒太阳– 吕德耀,你说是吗?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