层次?

今天,我终于感觉到纳丹的可爱,也感到有一点儿纳罕?是不是没有了总统这个衔头的约束,他才可以掌握自己的智慧呢?

在总统府为他设的送别招待会上,对于李总理追述他12年来在总统任内支持公益事业、扩大新加坡的国际空间等多个领域的贡献;和扮演掌管国库第二把钥匙的监督角色的表扬,李总理可说是善颂善祷。然而,纳丹并不领情。在招待会上回应李总理的话时,纳丹这么说:“谢谢你对我和我的贡献的美言,不过我不敢肯定所有人都会认为我担当得起。”

不错,作了12年的印章,纳丹总算有这个自知之明。他所扮演的角色,其实是无为而治。不是吗?一个在政治上不能够有自己的思维的总统,才是新加坡最杰出的总统 — 这个,虽然绝对不是新加坡人的共识,然而,却是宪法对总统的最关键诉求。

步入总统府再走出总统府的仪式,纳丹心里是什么滋味,大概是如鱼饮水。不过,从他回答记者的询问:“我期待能过写意人生”,我们才晓得,原来12年来总统生涯过得竟是这般委屈。总统,对纳丹来说,或许就是一道枷锁。脱去了这个捞杂子,他才能期待自己的“写意人生”。

在祝福纳丹,唏嘘着纳丹已矣!接下来的总统将是怎样的一个总统,还看今朝。今天,我的确是有很多的感慨。鸟之将亡,其鸣也哀,纳丹的坦诚,让我感触到一个平庸的好人的可爱。然而,从今天起的6年之后,对于新加坡总统将如何的交接,我也已经毫不在意 — 只因为,我们已经愚昧的与一位好总统错失交臂,错过了老天爷赐与的良机。

我说的当然不是纳丹!我说的当然是陈清木医生。人,可以分很多等级,而每一个等级又有许多层次。今天的早报,《交流站 从总统选举看国人的爱国之情》中,作者说:“选举完毕,我们也有了新的总统。如同李显龙总理声明,新加坡人应团结起来了” — 我当然不是在说这个作者的等级,因为他的层次,只能停留在人云亦云,不值一哂。

我要说的是李总理和陈清木!这两个人在政治上的位置,虽然差了几个等级。然而,这两人的智慧,却不在一个层次 — 因为,一加以比较,李总理就差陈清木太远了。

在总统选举结束后,李总理发表声明,新闻标题就是“新加坡人应团结起来”。李总理的废话就不必说了,他的声明的重点,不外就是标题:“新加坡人应团结起来”。

然而,他也只能这么说:“现在选举已结束,新加坡人应团结起来,共同应对新加坡面对的挑战,并向前迈进…”,而对于怎样、如何才能够团结新加坡人,却没有一点儿指示。

回头来看陈清木在竞选时的承诺,71岁的医生说:“他之所以决定参选除了是为确保政府支持的人选不战而胜自动当选的情况不再重演,更重要的是,他在刚结束的大选中感受到国人之间已出现裂隙,他希望自己可以成为帮助修补裂痕的人。

不会为了争取选票做一些与原则不符的事,陈清木这么说:“我要做我认为正确的事,都这把年纪了,谁会为了钱而要当总统?说白了:我们不需要!对我来说,我的目的是团结来自不同背景的新加坡人,我要用在阿逸拉惹当议员时所累积的知识,让新加坡不要对总统这个职位感到害怕。”

李总理和陈清木,前者只能够是苍白无力的口号,呼吁新加坡人的团结。而后者却有着极大的抱负,把团结国人当成自己的使命 — 这两个人的层次一目了然。

我们每一次都在[走宝] — 这一次,是不是再踏到香蕉皮呢?我惘然…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