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奉承领导之间…

在奉承领导之间…哦,不,应该是《在领导与奉承之间》,陈华彪这么写着:“前内阁资政李光耀不只一次表示,他认为新加坡成功的原因之一就是新加坡政府很多时候都可以不顾民意,推行一些不受欢迎的政策,因为这些政策在长期对我国的发展是有帮助的。例如,推行公积金的政策一直以来都饱受许多选民的批评,在大选期间也受到许多在野党候选人的抨击。然而,我也常听到国外的朋友称赞这个政策,而从“行为主义经济学”(behavioral economics)的角度来看,这也是个周全地考虑到人类行为缺憾的政策。著名的美国行为主义经济学家理查德·萨勒 (Richard Thaler))就曾经在该学术领域提倡过类似公积金制度的储蓄政策。

混淆黑白来偷换概念,颠倒是非来诬陷新加坡人,这算不算得无耻呢?唉唉,新加坡人真的就如陈华彪说的:“公积金是一项不受欢迎的政策吗?

众所周知,建国之后,若果不是有了这项几乎可说是万家生佛的公积金政策的照顾和提携,大部分中下阶层的新加坡人就不知如何伊于胡底!陈华彪弯曲事实,把大部分人民反对政府在公积金会员到期之后,却随意修改条例,强制性推行年金和终身入息计划的劣政相提并论。

把深得人心的公积金制度和不得人心的终身入息计划混淆,然后再在新加坡人的身上抹粪,说新加坡人不喜欢公积金制度,甚至危言耸听,陈华彪其人居心可铢。他说:“当然,公积金制度并非唯一不受欢迎的政策,我认为若要选民举例的话,大家至少可以列出几个他们不喜欢的政策。在新的政治局面下,或许执政党会因为考虑到下一届的大选成绩而废除一些不受欢迎的政策。然而,如果被废除的政策是苦口的良药,那么这种做法不能算是有效的领导,只能说是一种迎合讨好,就如同采取反科学立场的共和党候选人一样。

地球暖化是不是假象、HPV疫苗对预防子宫颈癌是否有效的争执、虔诚的基督徒抵制进化论、小布什政府在道德上针对干细胞研究的限制,就算是所谓权威人士,这些课题都不是如今可以盖棺定论的时候。而陈华彪是哪一根葱,却由得他来发飚呢?这还罢了,把这些冯京当成马凉,然后来抹煞新加坡人几十年来给与公积金政策的支持 — 只因为人们普遍反对公积金节外生枝的“终身入息计划” — 陈华彪啊,你真是新加坡人的耻辱!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