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韩先生商榷

尊重历史,并不是把历史隐藏起来,而是应该把它摊在太阳光底下。对于韩先生的遭遇,我深表同情。然而,除了同情之外,我们都是雾里看花,在一团迷雾之下,要有一个公平的判断,自是千难万难。不过,作为新加坡人,我们都晓得这是怎么一回事。建国几十年来,在内安法令之下,已不知有多少个新加坡人遭此横祸。

我们都晓得这是一个相对敏感的话题,公开谈论,小则坐牢破产,大则流荡天涯,有家归不得。因此,韩先生是被蛇咬过的人,我绝对尊重韩先生的意愿,不敢询问韩先生事件发生的前因后果。不过,关于韩先生对于我的误解,我却是觉得莫名其妙。韩先生绝对是新加坡人,虽然被遞夺过公民权,最后还是发给回来。有公民权是当然的新加坡公民,自然不会有是不是新加坡人的问题。至于被取消公民权的日子,我们也了解到只是当局为了剥夺韩先生的政治权利的铁腕手段。

然而韩先生所言的几个新加坡先贤,也的确是新加坡华侨,都是中国人,并非白马非马编造。韩先生不能因为自己心中有这么一番痛楚,就制造悲情效果,拿几个先贤来垫背。试想,历史就是历史,是以当时的现场状况作为背景。林义顺、张永福、陈楚楠、林文庆等新加坡先贤,作为居住在新加坡的华侨,对于国家的认同,绝对是中国。因此参予了救国运动。在滚滚的世界潮流之中,做出了许多人不能及、有意义的贡献。

我想,尊重历史的首要条件,就是不能够随意更改历史。华侨是中国人,怎能够因为他们居住在新加坡,就自以为是,封他们为新加坡人呢?我们知道,韩先生的祖辈是中国人,并不因为韩先生是新加坡人就随着更换国籍。譬如我来说,祖父辈是中国人,父亲是新加坡人,我在扛起枪支为国效劳的时候,更对自己新加坡人的身份感到自豪。我祖父的骨灰神位,如今就奉祀在新加坡的某间佛寺里。然而,他从来就是中国人。是生于光绪、卒于民国的中国人。

对于韩先生的心态思维,其实我有一个譬喻。譬如一个无罪的人被人诬陷了,被法庭判为有罪的那种困惑、自怨自艾的挫折感。韩先生选择把冤屈沉没江底,局外人自是无话可说。可是,我却觉得这和韩先生鼓励别人重视历史的说话不符。韩先生不敢正视自己的历史,又如何说服别人,给与历史起码的尊重呢?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