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发言 — 我在随笔南洋网的这些日子

认识随笔南洋这个网站,有好些时日了。只因为鄙弃网站西瓜靠大边的倾向太明显了,一路来都没有什么意愿注册。直到今年5月7日,看到了一篇帖子后,真是热血上涌,骨鲠在喉,白马非马,从此就开始了在惊涛骇浪里浮沉的有趣历程。

说有趣还真不是违心之论。只不过半年时间,收获竟然不少,就连被禁止发言也共计5次。而且,最诡异的,如今竟然是版主的预先威胁:“永久禁言的处罚已经离你不远了”。

这个东南风真是弱智,白马非马若是就能够如此轻易妥协,那么真的就浪费了、亵渎了这个匿名了。

回首几次被禁言的往事,不是唏嘘,无关难过,而是无限的轻蔑。第一次被禁,是不满翁德生讥刺网友时回击了他几句,被禁的时候才知道骂人无耻也是人身攻击。只不过,离奇的是只对实名注册者才有效。而更诡异的,却听说翁某人就是版主。

其实,被禁的时候还是满心欢喜的。哈哈,这不是说非马生性很贱。而是从此放心的摘下了流氓这个面具,脸上轻松多了。

说来话长,那个养鸟的土神医就一直指证我是老流氓。不错,我是流氓我怕谁!在充满蛆虫的早报论坛上,如果不来这一个蛆虫的伪装,怎能够在粪坑里生存?

因此,能够有个网站上可以文明对话,我这是求之不得,何乐不为呢?可惜的是,后来才晓得,原来这还是网站的杀手锏 — 对于异议者,首先假以马甲谩骂挑衅泼妇无赖无所不用其极。挑逗的你热血翻腾了,不免反唇相讥。这一来,立即落入圈套,掉下陷阱,禁止发言的处罚随之而来。当然,而那几个网站的伪马甲,在光荣的完成使命之后,通常也就销声匿迹。

我还很怀念匿名焚琴煮鹤这位网友,就是她的揭露,才让人晓得有这么肮脏的一回事。如今,这位网友应该是被永久禁言了。不过,我相信心高气傲的她,大约也不会把这个网站瞧在眼里,所以也不觉得应该为她可惜。(待续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