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水集水,左右难逢源

台湾面积达3万6百多平方公里,排名是世界岛屿的38名。台湾人讥笑我们的土地有如鼻屎,他们有这个本钱。印尼人轻蔑地指着地球仪,说我们不过是个小红点。的确是,经过数十年不不断的填土工程,我们方圆不过是7百多平方公里。这么小的一个岛屿,今天,突然之间听到专家集团这么批评:“我国缺乏完整又精确的地形资料库,无法预测雨水在地面的流动情况,”心里头实在是大吃一惊。专家们说:“现有的精确度太低了”更是让新加坡人感觉汗颜。

从高高的云端跌下来,这滋味真不好受。一向来我们不可一世,只晓得趾高气扬,在他人面前扬眉吐气。然而,连续发生的纰漏,危险的恐怖分子头目,人家好不容易的逮来给你,却被他尿遁逃走了,而且,在全岛军警的大搜索之下,靠着一个救生圈就游过星柔海峡。听说泳术不精,还是个跛子。通缉犯阿豪轻易的闪过关卡、涂鸦者轻易的跑进守卫森严的地铁站鬼画符;从来不淹水的乌节路被积水闹得一塌糊涂、相对还年轻的地铁竟然瘫痪了。

种种现象,不过是向自诩为精英的精英发出警告,嘲笑彼等绣花枕头、眼高手低。专家们强调:“公用事业局对水道本身的数据收集是很成熟的,但如果要建立整个集水区从源头到终点的数据,就需注入更多投资” — 这段话说明了什么呢?不过是说明了淹水的原因,就是源自集水区的计划不够成熟

公用事业局对水道本身的数据收集是很成熟的,这个说法是成立的。毕竟,我们终于也度过了好多年远离水患的日子,直到集水区的计划开始,然后在滨海水坝完成之后陷入困境。现在看起来,在缺乏完整和精确的地形资料和地面水流量的数据不足的情况之下,我们的政府敢于施行集水区计划,如今坐在真正的专家面前,不懂得会不会尴尬脸红?

滨海堤坝不是造成乌节路淹水的祸首、导致乌节路三次被淹的史丹福水道设计已不合时宜 — 史丹福水道从排水的作用转换到储水的作用,不合时宜的意思,就是它必须还原为排水道 — 然而已经困难重重。而说滨海堤坝不是祸首,却不说无关,直接的点出了它也是导致淹水的一个因素。

其实,不需要专家的指导,许久以前,网上就有人建议在乌节一代建设大型储水池,现在与专家的建议不谋而合。只是,远水却救不了近火,在储水池完成之前,乌节路的水劫,看来还得继续下去。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