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皱一池春水,干年底事?

小演员自拍(?)的视频,是否有让梁智强的《孩子不坏》增加票房收入,大概梁某人是不会坦白的。然而知道梁智强为人的人,若要他认为这不是梁大导搞出来的炒作,那是绝对是不可能的事。因为,就算这小演员如何的笨,也不至于笨到如此地步,几乎和新加坡生活的步伐脱节。我相信,一个13岁的小孩子,如果不是梁智强写出来的台词,他也是只会追着麦当劳、肯塔基去啃,围绕着圣诞节和苹果产品去欢娱,在新春数算红包份量,而绝对不会说出::“反正我们一直抄美国的食物、汽车、机器和其他东西,再多抄一个也无所谓。我们还给它想了一个最有创意的名字,叫‘华人新年’!”这样尖刻的话。何况,‘华人新年’是我们还给它想了一个最有创意的名字吗?别忘了旅游局给新加坡人庆祝中国新年的笑话,我也相信这给梁大导提供了拍摄这个短片的灵感。

好了,适可而止,我觉得不必在这里为梁智强推销他的影片。我觉得必需针对李叶明帖子中李光耀发现新加坡华人过春节缺乏气氛说几句话。新加坡往年的农历新年是如何的过,是怎么一回事?相信是所有的新移民和所有的80年代后的新加坡人不能够理解的。这种过年的心情、过年的气氛,或许只有那些赶着挤上春运的洪流,浩浩荡荡的回乡的中国人才明白。

叶明谈“春到河畔”、叶明谈华文教改需要检讨,敲响了一记新春警钟。但是,新加坡受华文教育的人都知道,当李光耀关闭南洋大学的时候,就已经为新加坡的华文教育敲起了丧钟。新加坡华教已死,叶明的这句“新春警钟”,是否能够让新加坡的华文教育死而复生呢?我有相当的期待。不过,我也相信这应该不会远了 — 只要中国的国力也能够维持十几艘航空母舰在三大洋到处游戈。

过年,年的意义,叶明的“新加坡过春节的气氛已越来越浓,春到河畔、牛车水年货市场、以及春城洋溢华夏情等,总能人山人海、吸引大量人潮,不难从中感受新春的气息。可是为什么仍有华族子弟不明白为何要过华人新年,并认为华人新年是‘抄袭’洋人的“点子”呢?”正好提出了非常反讽的尴尬 — 那就是[农历新年]和[春节]已经是两回事。

不管是谁写的剧本,小演员所发出的信息,或许是应该为“华人新年”正名的时候。围绕在华人新年中国新年之间的困扰,不如我们来看看春晚。中国人过农历新年不贺新年祝春晚,其实已经提供了一个讯息,那就是公历年是大势所趋。

关于历法,对于不属于儒家文化的其它国家,中国的夏历包括了日月星辰与四季节气的变化所有的错综复杂的深奥,就成为推广用途的障碍。这,当然是很可惜的。不过,想一想,这就是现实、就是时代的潮流,不是以人的意志可以挽回的。说起来,我猜测公历和英磅都是中国的山寨版。地球自转是一日、饶着太阳公转一圈是一年,这个东西方都是不谋而合。然而,1年为什么必然是12个月?1英磅为什么是16安士,和1斤是16两,比较起中国更加悠久的历史,这应该不是巧合吧?

呵呵。离题了。对于广大的世界人民来说,中国人如何过他的Chinese New Year、海外华人如何过他的Chinese New Year,伤脑筋哦…!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