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咏梅的圆圆滑滑?

韩咏梅怎么呢?今早起来,先就在随笔看到了楚越贴上来的《韩咏梅: 失言 失德 失焦 失序》,心想着也不必急着看。买了早报以后,随心所欲的到处浏览,终于读完了伊的应景文章。

呵呵,韩咏梅来搅什么浑水呢?当孙旭在自己个人面簿上以中英文留言,说出:“上个月我是在悔恨中度过的。我当时的言论是不尊敬和不恰当的,我对此表示非常抱歉。我已经接受了学校纪律委员会的决定。在此,我想再次深深的表示道歉。请接受我最真诚的歉意。”之后,韩咏梅才出来逞英雌,《失言 失德 失焦 失序》这篇文章一登出来,国大消弭争执的一片苦心和孙旭悔过认错的忏悔,就被韩大小姐践踏得一文不值,譬如猪八戒照镜子,里外都不是人。

在3月27日的早报生活版的这篇文章:《在网上恶言侮辱新加坡人 国大生孙旭受纪律处分http://www.zaobao.com.sg/edu/pages5/edunews120327a.shtml里,王珏琪引述国大常务副校长兼教务长陈永财教授的话这么说:“这名学生的行为有损学校的声誉,触犯了国大学生准则,而纪律委员会裁定,他的言论是不恰当、对社群不尊重的,也引起了大学内外各界的不愉快与不信任,因此决定给予这些惩罚

惩罚包括要履行社区服务三个月、罚款3000元,以及向他发出严正的谴责。同时,他身为奖学金得主却做出这样的事,最后一学期的奖学金也将被取消。根据国大的条例,他们给予学生的纪律处分,可包括罚款,最高达1万元。”

四四方方的韩咏梅,当然也想不到伊的这篇《失言 失德 失焦 失序》,竟然彻头彻尾倒是成为她本人的写照,可不惜哉?

我们都希望孙旭说错话存属个案。然而,许多人却偏喜欢把个案和其它事件联系起来,到头来又期望这存属个案,那才是滑天下之大稽。郭台铭说:“鸿海全球有百万大军,人也是动物,要管理100万动物,头痛得要死。” — 我这里不想冒犯郭台铭。然而,凭着这种唯利是图的市侩,经营血汗工厂,把人视为畜牲的畜牲,在最重人权的美国的哈佛商学院,就算是瞎了眼睛,想来也不会让一个视员工如动物的市侩来指导“哈佛商学院的一堂课”。

“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韩咏梅终究四四方方。对于郭台铭来说,抱着那个几十亿几百亿的贵体,饭是不可以乱吃的。然而,他要乱说话,谁能制裁得了他呢?而那些被描述为动物的员工,却都是为了吃饭,又哪里敢碰大老板一个汗毛?

让韩咏梅耿耿不平的,或许是外加的3000元惩罚。但是,作为新闻业务的专业人员,难道韩咏梅没有看到记者王珏琪的报道:“根据国大的条例,他们给予学生的纪律处分,可包括罚款,最高达1万元。”

为什么要强调孙旭是个中国孩子呢?对于所有的新加坡人来说,对于国大的纪律委员会来说,我相信,不管是中国孩子、印度孩子,维持国家、大学当局的尊严是首要的任务。何况,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当大学纪律委员会裁定:“他的言论是不恰当、对社群不尊重的,也引起了大学内外各界的不愉快与不信任”、“行为有损学校的声誉,触犯了国大学生准则” — 因此决定给予这些惩罚,韩咏梅凭什么加以置啄呢?

而对于国大给予孙旭的纪律裁定,教育部也发言人说:“这个决定发出了清楚和强烈的信号,就是这些行为是不能容忍的。”在在都显示出国大和教育部给予孙旭的裁决是经过细心考虑的。

而更重要的,当然是孙旭本人的态度。韩咏梅说:“至于新加坡社会,我们还是要珍惜我们几十年来辛辛苦苦建立、坚持和尊重的法治,如果因为我们被情绪、偏见还有舆论牵绊着,因为一些我们集体感到情绪上不满的事件而背弃了公正、平等的原则,损失的不只是我们的颜面,而是社会公平正义这个更珍贵的价值。

那样的话,输的是我们。” — 我们输了什么呢?我们真正输的,是韩咏梅的首鼠两端。如果讲究法治,那么国大的裁决,教育部的首肯,孙旭的道歉和接受处罚,使本来一桩足以引起狂风巨浪的风暴沉息。不是吗?风涛在孙旭说错话开始,在孙旭接受处罚和道歉之后,就应该风平浪静。

孙旭失言,从哪一个角度看,都是他在求学路途中的一块疮疤。对于新加坡人来说,却像是被顽童丢来的小石子砸伤一样的无辜。而对于国大来说,却为学校出了这么一个顽童伤尽颜面。而对于新加坡所有的外籍奖学金得主来说,却是平白无故的受到了池鱼之殃。

那么,对这么一件让人不愉快的事,韩咏梅为什么不让沉淀呢? — 失言 失德 失焦 失序 — 舍韩咏梅其谁乎?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3 Responses to 韩咏梅的圆圆滑滑?

  1. Pingback引用通告: 韩咏梅的圆圆滑滑? « 新国志

  2. sfcncpt说道:

    您的评论一直都不错, 但是对于这篇您好像被文章的题目误导了, 曲解了那篇文章的原意, 您可以再读一下那篇文章:)

    • 白马非马说道:

      韩咏梅说:“关键是,对失言行为的惩戒,不能失焦。” — 接着批评“…但是另外罚款,就很有争议性了。

      两三个星期前,我们刚讨论了教育部新设的品德奖是不是该以金钱作为奖励,那一个失言或失德的行为,为什么要以金钱作为惩罚?奖学金的撤消,除了是对奖学金得主行为的处分,也算在经济上惩罚了,另外加的3000元惩罚,有什么其他的意义?”

      孙旭失言失德,社会失序、惩罚失焦,这就是韩咏梅要概括的一切。然而我觉得韩咏梅的这篇文章才是失焦之后的失言,对大学的批评失序。

      停止奖学金虽然也是一种经济上的惩罚,然而这是终止奖学金必然的手段,3000元罚款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惩罚。而我所不能同意的,就是韩咏梅“在一个法治的社会,惩罚必须与过失对等”这句话。

      要知道孙旭的确是犯了错误的,罚他有人不高兴,不罚他也有人不高兴,这点,就得看大学当局的自主性。结果答案出来了,韩咏梅才在这里说三道四,对大学当局是很不公平的。

      韩咏梅想在孙旭事件表现什么呢?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杜莱诬告别人诽谤,法官判这人有罪。最后水落石出,不仅法官不能还回这人的清白,赔偿这人的损失。就连媒体,也是门声发大财,不予置啄。

      “在一个法治的社会,惩罚必须与过失对等” — 在没有过失的人被判刑时,早报没有一言半句,因为法庭法官才是执法者。韩咏梅等人在这些不平的事上无所作为,那么对于不是执法机构的大学当局的批判,就如柿子捡软的吃,让人瞧不起。

      或许,我应当说,韩咏梅、早报其实是一而二,二而一,那就更清楚了。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