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扭的瓜不甜

http://www.sgwritings.com/bbs/redirect.php?tid=63253&goto=lastpost#lastpost

 

有道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当然,这句谚语用在这里不见得如何恰当。然而,它却是能够普遍反映出自私自利的人性。

新加坡有排外情绪吗?我不禁想要仰天长啸,却是哑口无言,竟是一串无声的无奈。陈俊安这篇文章,也不过是哗众取宠,抢镜头的来吸引众人的眼球罢了。试想,当一个国家的街道上,5个人里头竟有2个是外来者的这个时候,如此网顾现实的言论,竟叫坡人情何以堪?

陈先生说:“北欧国家芬兰只有540万人口(和新加坡差不多),近年来随着外国移民涌入(主要是俄罗斯、爱沙尼亚人,还有少数亚洲人),移民人口接近20几万” — 不错,芬兰人口和新加坡可以比较。然而,仅有不到4个%,接近20几万的移民人口,和新加坡40%的外来人口,根本不在一个天秤上。

尽管芬兰制定了《移民融入法》和相关政策规划,帮助移民尽快融入当地社会,但芬兰雇主常以芬兰语能力欠缺为由,拒绝外来移民求职者,可见“移民融入法”,还是抵御不了“不融入”的现实(节录陈俊安文字)。在芬兰,或许这就是所谓移民融入社会难。然而,在新加坡,其实本质上根本不是融入不融入的问题,而是移民迹近泛滥的问题。

我有这样的一个问题,有谁能够找出全世界任何的一个国家或区域,竟然能够容纳4成人口是外来人而还能够马照跑、舞照跳呢?因此,《移民融入社会难》根本就是假议题。陈俊安关于大马人融入没有问题的高见,其实也是画蛇添足,忽略了历史环境的影响,新马本来就是一家的事实。

然而,陈俊安在移民课题上插一脚,也不过是抢镜头、赶时髦的关系。叶明的谈话,就很让人失望。新加坡有排外情绪吗?一个有排外情绪的国家,竟然有4成外来人口生活在这片狭小的土地上,排外?叶明不觉得吊诡吗?

我必须承认,新移民在新加坡,不存在多大的融入困难。我却必须强调,所谓移民融入困难,也绝对不是新加坡的排外情绪造成的。我个人觉得,冰暴三尺非一日之寒,在移民泛滥和移民投诉难以融入的这个阶段,适当的调整移民政策,把步伐放缓一些,让所谓的排外的情绪可以有松懈下来的机会的同时,也制定一些适当的政策来解除已经生活在本地的新移民的疑虑。

那么岂不是皆大欢喜?当然,这个问题,不是新移民自己可以解决的,因为这是所有新加坡人的权利。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