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产力的迷思

话说自从兔子输了赛跑之后,大受刺激,虽然依旧轻视乌龟的笨拙,却是从此奋发图强,再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然而,跑赢了比赛的乌龟,却从此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尴尬处境。原来,每逢分配收获的时候,敏捷的兔子总是一拥而上,捷足先登,把好吃好用的东西都给抢完了。这时候乌龟却还是在后头慢慢的爬行。不要说分配,竟连兔子抢走了什么东西,多少东西也是一无所知。

乌龟当然很苦恼,逢人便大吐苦水。但是,当有人自告奋勇想向兔子讨一点儿公道的时候,兔子却装出很严肃的样子,郑重地说:“嗨,乌龟可以跑快一点啊。跑快点就可以拿更多的东西了。”说到这里,兔子停顿了一下,摇晃着脑袋,暧昧的眨眨眼睛,眼珠里头闪过一丝狡猾的眼神,然后表现得很诚恳的继续说:“真了不起,上次还远远的把我抛在后头哩!”

真他妈的什么提高生产力?噢噢。对不起!这本来是和生产力没什么关系的。众所周知,什么叫做弱势群体 — 不就是那些总是驼着重重的壳子,举步维艰、爬得如此笨拙的乌龟吗?

每当精英大剌剌的带着轻蔑的口气讥刺底层劳动工人薪水低是因为缺乏生产力的时候、每当精英指手画脚的教训劳动人民必须提高生产力的时候、每当弱势群体被剥削领取超薄的工资要求公道不果的时候,我脑海里总是浮现这样的画面 — 一个白痴苦口婆心的劝导乌龟爬快一点,不要落在兔子的后头。

什么是生产力?一个双手双脚健全的劳动工人,就是一份生产力。就以搬运砖头来说,从A点到B点,步行是一个来回,可以搬运100块砖头。如果给他一辆叉车,一天5个来回,每回1千块砖头,生产率立刻提高了50倍。那么,是这个工人的生产力提高了吗?你要说他生产力提高了,那么拿掉他的叉车,这个工人立即被打回原形,恢复了一天仅能够搬运100块砖头的能力。所谓生产力,就是这么一回事,只不过是借用了、使用了各种各类的器械、工具来增加效率。没有了叉车的叉车司机,他的生产力和一个普通工人没有两样。

因此,确切地说,提高工人的生产力的主动权都操纵在雇主手上。因此,当一个劳动工人付出了一生的血汗而得不到合理的酬报时,任何一种以工人本身必须提高生产力才能够提高薪水的托词,都是剥削、欺骗、昧着良心的罪恶。

生活费随着不同区域有不同的水平,劳动力的价值也随着各地不同的生活水平各有差异。因此,保证一个人付出了劳力之后的合理酬报,来维持最起码的生活,保证人民的生存权利,是大部分国家的人道措施,最低工资制度也就应运而生。

然而,吊诡的是作为发达国家的新加坡,底层的劳动阶层所得却远远的落后于发达国家,甚至连一些中等国家也不如,只因为他们被国家出卖了,必须面对来自发展中国家的劳动力的畸形竞争。

新加坡劳动阶层的苦是有苦无处诉,他们的劳动力价值被精英极端的扭曲。为什么香港的建筑工人的薪酬是新加坡工人的4倍5倍呢?就连女佣,台湾香港都高过新加坡。这些女佣也来自印尼、菲律宾,她们的生产力有什么差别呢?

剥削就是剥削的通行证,想不到罪恶也能够藉着提高生产力的托词来进行。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