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的隐忧?吹涨!

看到了陈龙山对《民主的隐优》,只感到吹涨,当作笑话来看。只是,对于李总理来说,陈龙山的马屁,就拍在马屁股上,只会让他难堪。为了工人党的竞选主题一直强调后港区补选是捍卫民主之战,李总理煞费苦心,在陪朱倍庆走访选区助阵的时候,刻意的发表了《李总理:后港补选并非捍卫民主之战》这一篇言论来消毒,希望把后港补选的议题限制在地方的小范围。

然而,陈龙山说什么来着呢?他说:“后港人到底是为了什么投票给工人党,答案肯定不是为了更好的生活,“民主”或许是唯一的借口。”我不晓得李总理在看到陈龙山的伟论之后是否会大发雷霆?然而,我们知道,陈龙山的疑虑正是李总理的疑虑。不同的是,李总理避实就虚,把人民当成小孩子。而陈龙山却是危言耸听,把民主当成恶狼。

民主的政客是如何把问题简单化、如何通常都以非常短视的态度来看待国家的未来,陈龙山语焉未详,我们也不好反驳。只是,新加坡难逃“许多“民主挂帅”囯家所面对的隐忧及为民主付出惨重代价的噩运” — 这段话却是耐人寻味。对于执政党来说,对于李总理来说,对于政府向来一直强调的民主和良政沾沾自喜,和陈龙山的话对照起来,就不懂得如何自圆其说?

好笑的是,李总理惧怕工人党打民主牌,陈龙山惧怕民主毁了新加坡。无独有偶,吴俊刚也带着他对民主的疑惧,写了《欧美民主的变异》来扭曲民主的本义。

哈哈,笑话不怕多,让人开心最好。可是,李总理、陈龙山、吴俊刚的言论,却让我这个小民感到彻底的寒心 — 为什么都怕民主了呢?这岂不是印证了新加坡不民主的现实。

刘程强说得不错,后港单选区的选举,才是一场真正民主的选举。其实,在选举的这个课题来说,所有的单选区都可说是做到了真正符合民主的程序。无论是哪个政党的候选人中选了,都可以说是得到了人民真正的委托。对于我来说,后港鹿死谁手,都是可以接受的最好局面,诠释了民主的真谛。

因此,相对的来说,所有的集选区捆绑式的选举,其实都是实实在在的践踏民主的本义,以奥步来帮助执政党以最不民主的方式得到胜利。这样的胜利,对于每一个依靠集选区缩头缩脑进入国会的新科议员来说,荣誉其实都是国王的新衣。譬如王瑞杰帮助朱倍庆站台,在《朱倍庆苦干精神 王瑞杰“很欣赏”这篇新闻报道中,王瑞杰这么说:“他很欣赏朱倍庆苦干精神,希望后港区选民能给朱倍庆机会,使朱倍庆在国会代表后港选民。” — 其实,王瑞杰应该晓得,最有条件给予朱倍庆机会的就是王瑞杰本身了。不是吗?去年大选的时候,只要王瑞杰把机会让给朱倍庆,让朱倍庆到淡滨尼集选区竞选。那么,此刻的朱倍庆就已经是当然议员了,还这样辛苦干嘛?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