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碗面反碗底 — 谭丽风波的延续

尺有所长、寸有所短。世上没有绝对的事,只有相对的事。对于谭丽事件来说,好的方面,这件风波让新加坡人终于晓得政府精英平日里侃侃而谈,其实乌龙百出,绣花枕头大有人在。就以廉航终战来说,新加坡蕞尔小国,只有国际机场而没有地方机场。而国际机场不设转机服务柜台,竟然也操作了7年,这样糗的纰漏,真是辜负了枉为国际枢纽的美名。再说,建设一个机场,就算如何简陋,成本也是不小。然而,只不过运作了7年就得拆开重建,那么当时草率上马、没有远见是可想而知的了。

说拆就拆、说建就建,不外是阿公有钱。然而,国库就算如何丰盈,总是民脂民膏。这样的挥霍,在一个实行没有白吃的午餐的国度,也不只是讽刺还是诙谐。然而,对于一般艰辛过日子的小老百姓来说,心里头肯定是一股无奈又灰色的凄凉。

唉,闲话少说,还是说回谭丽事件吧。在网上,我们看到的,几乎都是对谭丽的同情。但是,一个很大的分别,那就是同情谭丽这个人还是同情她的遭遇。同情谭丽遭遇的人,都把矛头指向新加坡廉航机场的设施不足、虎航服务的不通人情。而同情谭丽的人,就以李叶明为代表,以李叶明采访谭丽的一面之词大放厥词。

根据李叶明的报道,“之后她看见那位高级警官,于是上前询问处理结果。对方向她出示“拒绝入境通知”,然后挥手让她回房间等候。”谭丽的这个说法,遣返已经成为定局。但是,官员的表现还是很专业。在李叶明的报道中这么说:“这时,一位女性华族官员走过来询问情况。谭丽连忙解释。对方问她是否有亲戚在新加坡。她说没有。有好友现在印尼,是印尼永久居民。那位女官员表示要帮她,让她拨电给印尼朋友,求证中国公民在雅加达办落地签之事。随后她带谭丽去见拒绝她入境的高级警官。可对方说印尼朋友不是印尼官员不算,除非虎航提供书面文件。

可见,新加坡官员还是很通融的,可惜最后都不得要领。“当时是下午5点,谭丽以为自己被允许登机了。就在这时,一辆看似囚车黄色面包车开来。谭丽被要求上车,说是转往另一处“办公室”。谭丽回忆说,当时她本能地向后退,不愿上车。在挣扎中那名辅警在另一位女性同事的帮助下,抓住她推进车里。

谭丽为了保护自己,在这一段回述就有点言不由衷。李叶明来新加坡时间也不短了,难道不会求证一下有什么黄色面包车的囚车吗?谭丽自以为是,在进入面包车时拒绝合作,心里以为是囚车,就发生了拒捕的抗拒行为。

写到这里,我们必须记住,直到这个时刻谭丽还是没有犯法的行为。然而,这个以为被拘捕的挣扎,才是使到谭丽身陷囹圄的唯一原因。

在挣扎的过程当中,谭丽怎样弄伤警员,那是无从描述的。总之,警员是受伤了。李叶明本身明明白白的写着L:“大约两小时后,又来了几名警察跟她谈话,告诉她“惹麻烦了”,因为在挣扎中踢伤政府人员,她因此被捕。

可见,谭丽的风波,都是自作孽。而以后李叶明的报道,尤其是一些想要误导他人情绪的说话,甚至一度想要自杀。当时狱友见她终日以泪洗面都不值一哂。

我觉得可笑的是,李叶明作为特约记者,本来应该从谭丽坚持自己没有“故意攻击这句话中晓得谭丽确实是攻击了警员 — 在挣扎的过程当中误伤了警察。可惜的是,兔死狐悲、物伤其类,李叶明竟然未能够逃脱乡愿的框框。

食碗面反碗底,我们这些本土的新加坡人,觉得新加坡有许多不足,期望新加坡向更好的方向发展,那是很正常的。然而,对某些新移民来说,如果也把新加坡批评得如此不堪 — 那么,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食碗面反碗底 — 谭丽风波的延续

  1. 替天行道说道:

    惟恐天下不亂的李葉明

  2. Lee说道:

    外来李某简直就是搞屎棍,没法度来自那里就是專门搞屎文化!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