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自由拥枪谈起

不敢说无耻,不过总觉得吴俊刚这个人高尚不起来。我老早就说过了,只要不牵涉到本地政治,吴俊刚的文章可读性还是有的。然而,只要一涉及执政党或民主或自由这些咚咚,吴俊刚的良心就霎时被猪油蒙蔽住了。

不信吗?看看今天《自由应如何界定?》这篇文章吧。自由应如何决定呢?吴俊刚的荒谬,就是喜欢把橙与苹果捆绑起来。吴俊刚说自由不是绝对的,这句话绝对不错,他文中丹佛市奥罗拉镇电影城首映《蝙蝠侠前传3:夜神起义》现场发生的恐怖枪击案即是最新的案例,就是因为美国自由拥有枪支而付出了代价。

但是因为美国人自由拥有枪支发生了凶杀案而对美国的自由呛声,忘记了自己说的美国宪法保障公民拥枪的权利的许多历史和现实上的因素。美国人是不是应该拥有枪支,当然是美国人说了算。当凶杀案发生后不能改变美国人对于拥枪的态度之后,吴俊刚的评论,就露出了马脚– 那就是为了本土的不自由、不民主背书。

吴俊刚说:“就以言论自由来说,它可以载入宪法,但不等于说一个人因此就可以肆无忌惮的乱说话,无的放矢,诽谤和中伤他人,因此,维护言论自由的同时,我们也需要有诽谤法,藐视法庭法,煽动法等之类的律法,来界定个人的言论自由。这种法律的界定,不能被曲解为给言论自由设置障碍。”这段话认真看来,是可圈可点,说得头头是道。然而,吴俊刚没有看到的是,诽谤法,藐视法庭法,煽动法其实都和枪支一样。

24岁的嫌凶詹姆士·霍姆斯可以拿合法取得的枪支杀人,新加坡人也可以拿诽谤法,藐视法庭法,煽动法戕害对手。吴俊刚应该不会忘记,诽谤法成为i杜莱的武器,法官成为协助杜莱惩治好人的帮凶。而关于藐视法庭法,煽动法,为了避免惹火上身,只好由网友自己意会了。

因此,诽谤法,藐视法庭法,煽动法是不是给言论自由设置障碍,不在于他人曲解不曲解,而在于人们活生生的感受 — 嘿嘿,那些说出杜莱的事实而被法庭罚款赔罪的人最清楚。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从自由拥枪谈起

  1. Pingback引用通告: 从自由拥枪谈起 « 新国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